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当年亲历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兵团报务员心中永不消失的电波——回忆兵团时期电台建设往事
黑龙江兵团网   2008-5-1      作者:杨茂军    来源:
 

兵团报务员心中永不消失的电波

 

                           ——回忆兵团时期电台建设往事      

杨茂军

 

无线电波最多最响亮的年

我于19691018日参加兵团首期无线电报务训练队,没想到自己能当报务员,一干就是八年。小时候在电影和小说里看到无线电报务员的高大形象,无线电波多么神奇!在国内外各种战争中创造出许多奇迹。印象最深的《永不消失的电波》中李侠,是国内无线电报务员中的佼佼者。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年代,每天都要想打仗。在学习训练中自然要和英雄联系起来,争做一名合格的报务员。由于中苏边境形势紧张,兵团屯垦戍边,开始组建培训无线电分队:在萝北边境上组建无线电侦听连;在兵团司令部至各师组建无线电通信网络。

兵团成立之前,原东北农垦总局只有一部15瓦电台,设在原总局二食堂右面一座平房内,同部分农场保持联络。兵团成立之后,无线电通信发展迅速成规模。当时兵团司令部作战分三个指挥部:基指在佳木斯;前指在牡丹江横道河子山里;后指在带岭大青川山里。各指挥部分别装备了:15瓦、150瓦、400瓦、500瓦、1000瓦电台。其中1968年生产的91150瓦电台1969年就用上了。收信机装备的牌子较杂:有美式7039型、苏式148型、国产55型、137型、138型;使用最多的为7512型,分甲乙丙丁戊型。

兵团无线电战备实习网、教练网主要在基指佳木斯,分别对沈阳军区、黑龙江省军区、兵团六个师、步兵26团、炮兵63团保持不间断联络。基指有两个发信台一个收信台:发信台一个设在佳南545部队军械库院内一栋平房中;一个设在警通连院内一座小白房中;收信台设在兵团机关四楼;前期有一部电台设在警通连院内小灰楼的楼梯口里。而前指和后指的无线电台设备每年春秋两季分别检修测试一次。前指发信坑道在横道河子七里地山上;收信坑道在十四里地山上。后指发信坑道在大青山进口山上;收信坑道设在带岭山中。

1968年兵团成立到1976年兵团解体期间,是北大荒上空存在无线电波最多最响亮的年代。无线电波为兵团机关指挥战备通信、生产生活、防空防水防火、抢救伤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无线电波像《兵团战士胸有朝阳》那首歌一样,是兵团时期每个报务员心中永不消失的电波。是每个报务员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兵团无线电通信载入史册

每逢想起兵团时期无线电通信的历史,就倍加思念兵团时期不同阶段电台的战友和领导。他们经历了艰苦环境和严格的军事训练后,成长进步最快,思想品质最好,在各项工作中最优秀。其中:兵团电台有七人参军;五人保送上大学。多数知青报务员回城后在不同工作岗位上都成为国家栋梁之才。

1969年秋,兵团司令部自哈尔滨搬迁至佳木斯设立电台开始,到1976年秋,兵团无线电台移交给省农场总局武装部为止。兵团、师、团共培训报务员四百多名。其中一师、四师有女报务员。兵团通信一直由兵团通信处领导,无线电通信有专职无线参谋、无线技师负责,无线电组网、电台维修,兵团通信处都有详细规划。                              兵团司令部电台的发展经历了不同时期:

196910月,兵团在三师十八团举办首期三师、六师无线电报务员培训班。其中有二十名报务员中途被兵团调出。

196912月,兵团司令部在横道河子成立了兵团通信连:一排为有线通信;二排为无线通信(四、五、六班为电台人员);三排为机务电源保障。兵团通信处在此举办了第二期报训班。通信连撤离后留下一个班,在山上守卫前指的发信坑道。

19704月,兵团司令部在佳木斯成立了兵团警通连:一排为兵团首长警卫;二排为司令部警卫;三排为电话、电源、外线、摩托车通信;四排为无线电通信,分三个台。同年兵团通信处在兵团设计院举办了电工学习班;在汤原为步兵26团、炮兵63团举办了第三期报训班。

19711月,兵团组织各师野营拉练。路线是从基指佳木斯到前指牡丹江横道河子,有一部15瓦电台随司令部行动。

197210月,兵团警通连一分为二:分别成立了兵团通信站、兵团警卫连。电报站隶属于兵团通信站。同年兵团通信处在佳木斯举办了第四期报训班;在地质三队举办了电工学习班;在汤原炮兵63团举办了无线电技工培训班。

19755月、7月,兵团在兵团九团举办了两期报务骨干训练班。

197610月,兵团改制,兵团通信站改为省农场总局通信站,电报站隶属于通信站。兵团无线电台全部移交给省农场总局武装部,仍保留有线电报,与黑龙江省委机要报房和各管理局保持联络。

19795月,总局电报站改为总局传真电报站,与省、各管理局及总局直属单位保持通信联络。传递中越自卫反击战战报。同年,总局通信处和总局武装部在牡丹江管理局北大营举办了一期报训班。由于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战事,总局通信处与总局武装部重新组建了无线电分队。用总局机关地下室709战备坑道作为发信机房。总局无线分队参加了总局武装部的各种军事会操、练兵,准备打仗。

无线电波在十八团团部上空响起

一想起反帝反修、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年代,当年的苦和乐就浮现在眼前。兵团成立的第二年初冬,兵团在十八团团部招待所,举办了兵团首期三师、六师无线电报务集训队。学员由每个团选拔五人,报训队分两个排,共计140多人,分别为京、津、沪、杭、哈、佳、农场青年。从沈阳军区23军请来吴、杨两名教员,另由李、郭两名参加过1964年部队大比武的转业军人担任排长。教室分别设在团部两个大会议室,收发练习分别有黑板、音响、木制电键。滴答滴答的电波声在十八团上空响起。

十八团有十万人,号称“天下第一团”。其前身为中苏合建的现代化友谊农场,是所有农场当中最好的一个。团部像座小城市,有招待所、医院、商店、浴池、电影院。课余时间可以逛商店、洗澡、看电影,在兵团当时环境里得数一数二。招待所条件最好,室内有暖气,每餐均有猪肉、鸡、鱼、蛋,十人一桌,午餐、晚餐每桌八个菜。条件越好,有的学员越不珍惜。剩菜、米饭、馒头随便扔掉。队里多次大会点名批评。有一次,我们帮助招待所到地里收白菜,因刚下过第一场雪,有的学员觉得好玩,就拿白菜当玩具,十斤、八斤的大白菜被摔得稀巴烂,真让人痛心。因为都是年轻人,哈知青特别顽皮,爱打能闹,吹口琴唱歌。京、津知青特别有学问,经常讲故事侃大山。有两个帅小伙互相评论,看谁穿的是尉官军靴,还是校官军靴。农场青年挺憨厚,算是长了知识,见了世面。

报训队纪律严明。每天出操,口号响亮,整齐的队伍让团部人们羡慕。课堂上训练更加刻苦,在收报训练中,有一名姓黄的北京知青抄报优秀,在黑板上给大家演示压码。课余时间,特别是早晨,团部周边都会响起背诵勤务用语的声音。虽然各地知青的口音不同,但背诵用语和朗读点划的声音都能达到统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两个沪、哈知青更为刻苦,一个很高,一个很矮,在花园、小路、树林中互相背诵交流。后来知道他们是来自27团的。

由于中苏关系更加吃紧,兵团准备组建新军,在报训队选拔二十名报务员上前线准备打仗。学员们踊跃报名,其中一名哈尔滨知青写了血书。经过队里考试考核,批准以下优秀者奔赴前线:王荣强、宫福才、张庆、杨正明、吴金洪、姜大彦、王路通、曹海亭、刘世宝、屠水泉、陶振德、黄庆发、赵仁贵、杨茂军、陈世海、张广福、罗桂林、张明明、赵晓峰……队里给他们两天时间,让回团办关系取物品,1215日到三师师部集合南下。

当时三师师部只有三栋平房,集合时我们都住上下铺。由于交通不方便,路不好,车又少,为赶时间,三十团的陶振德,在风雪交加中走了好多路,带着棉帽把双耳都冻得起了大泡。二十人的队伍第二天赶到福利屯火车站,当天到达佳木斯火车站。路途中大家互相关爱,岁数大点的充分发挥了老大哥的作用。晚上在佳木斯等待去牡丹江的火车时,带队的老大哥宫福才,跑前跑后给大家弄吃的、弄热水喝。我们围坐在水泥地面的行李上还冻得够呛,他却忙得满头大汗。到家门口了,都劝他回家看看,他却不肯。

第二天上午到达牡丹江1422部队营地。该营地地处牡丹江畔,临近部队有飞机场,每天都能看见战斗机起飞。我们在此等待其他师的选调人员两天,他们都是从各师武装分队和警卫分队挑选的。在1422部队,我们亲身体验了正规军的生活,从部队装备到军事训练都让人羡慕,到新军穿军装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在1422部队第一次吃二米饭,高粱米大米混做感到新鲜,吃得特别香。人到齐后,兵团通信处王处长宣布:兵团通信连连长关玉奇、指导员王若歧。连队集结后准备去兵团前指横道河子。

 

横道河子出现一支神秘队伍

 

19691219,我们到达横道河子火车站。

下了火车,阳光明媚,林海雪原展现在眼前。横道河子镇分布在铁路两旁,四面环山,属张广才岭。连队刚出站台,就有老百姓围观,都以为要打仗。看见队伍中有部分现役的,就认为没戴领章帽徽的肯定是新兵。出了站台不远有一条小河,过了木桥,路边有一个铁路的浴池,还有为数不多的小饭馆。连队人员大部分都是1969年下乡的知青,只有在书中和电影里看到林海雪原,今天身临其境特别兴奋。到达七里地小队连部驻地有一条翻山近路,大家背着行李开始爬山。整齐的队伍只能排成一队,像一条长龙一样盘旋在山中。翻过一座山,就有点溃不成军了,有的热得脱掉棉衣,有的滑进山沟雪里,有的坐在雪地就不想起来。连长和指导员用红军长征的故事鼓励大家继续行进,经过几个小时的奋力跋涉,终于站在最后一座山尖上,看到了山沟中七里地小队的几十户人家。下到山底,太阳已经落山了。连队人员临时安置在老乡家、生产队部、小学校。电台人员在小学校,但教室里没生火,下山时一身汗,不一会就冻得浑身发抖。肚子也在犯嘀咕,真有点饥寒交迫的滋味。

最困难的事情还在后面,120多人吃饭和睡觉成了问题。第一顿饭,吃军粮高粱米。炊事班从老乡家借的饭锅饭碗,刚吃一小碗就没有饭了。锅小还得再做,记得吃了几次。第一个晚上睡觉,除连部和炊事班人员住在老乡家,其余人员均在生产队牛棚里搭地铺,垫上茅草,铺上行李。由于人多地方小,大家只好侧着身睡。实在挤不下,电台的排长只能在过道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上山砍树,搭二层铺。从老乡那借来斧头、手锯、快码子锯,从山上运回许多搭铺和取暖烧火的原木。有松木、杨木、桦木、柞木、黄菠萝、水曲柳,劈了好几大堆拌子。把360斤的铁桶一分为二,制成火炉取暖。找来些破木板,拿原木做立柱,搭好二层铺。有时上铺人员险些漏到下铺,牛棚的天窗雪天能落入雪花。晚上睡觉时各班轮流站岗,负责烧两个铁桶火炉。一排二排这屋有一个,三排套间里屋有一个。火炉不烧煤,烧刚劈好的拌子。火旺的时候,烤得二层铺立柱直出水,热得大家蹬被子;火不旺的时候冒烟,呛得上铺人员流眼泪;火灭的时候又被冻醒。我们就这样坚持了一冬。

从十八团吃大米白面,到1422部队吃二米饭,这回天天吃军粮,一色高粱米,可把大家吃住了。训练之余,伐木之余,把七里地小队的小卖店快吃黄了,苹果、糖、饼干统统吃光,因为在山里发了工资也没处花钱。后来每到星期天,轮流派人去横道河子小镇上吃一顿。从小饭馆带回点吃的,其中有最稀罕的蛤拉馅的包子。派出的人员去时翻山,吃点东西回来还得翻山,到家后又饿了。在家的人员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等着,实在太饿了,我们五班长就讲故事,搞精神会餐。有一次,一排有人去十四里地执行任务,回来说吃了顿苞米面饼子,可把大家馋坏了。

当时的年代物资紧缺,粮食蔬菜供应不足。有一次上士带我们去镇里买菜,萝卜、白菜、土豆都没有,只在菜场捡回些冻白菜叶子。吃饭时,每个排能挑两桶白菜叶子汤,就乐得够呛。还有一次,炊事班买回点猪皮,炒成咸菜吃,肉皮上都看到盐的结晶了,得够呛还抢着吃。还有一次,吃大骨头汤,一排的一个班长,半路就把大骨头捞出藏在雪里,抽空啃啃。最解馋的是春节会餐,八个洗脸盆八个菜。每逢佳节倍思亲,说不想家能不想吗?岁数大的表现最好,会活跃气氛,让大家快乐。也有个别岁数大的不争气,心眼多,吃不了这些苦头,逃离了通信连,回到师部就被开除兵团战士籍。当时连队吃的水是牛棚前一个水坑的水,有山水由此经过。夏天又去七里地的时候,看见此水坑竟是些黄水,牛粪、草料、山水一并从此经过。

那年春节前,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江拥辉,牡丹江独立一师的领导,和兵团首长来此慰问,进我们牛棚宿舍前,江副司令员险些滑倒。首长亲临前线慰问,大家倍受鼓舞。一直到三月底,兵团派了一辆解放牌汽车,从十八团拉来许多白面,我们这时才开始有细粮吃。但没过多久,连队就撤离了,组建兵团警通连。一部分留守,一部分回各师团,大部分去了佳木斯。

兵团前指要组建新军,兵团通信连的主要任务是在此军事训练,负责沈阳军区和牡丹江独立一师,移交给我们作为前指的收发信坑道,还有一项辅助任务,上山伐木准备建设营房。

连队有集中训练和各排专业科目训练。白天有队列和战术训练,晚上有站岗警卫。晚上站岗分固定哨和流动哨,两人一班。固定哨设在连部和炊事班的一栋通信设备弹药库旁,流动哨负责在连部与牛棚宿舍之间走动,负责连队安全,负责看好火炉。由于天气太冷,气温有零下30多度,一班两人可以互相换着走动。连队到牛棚有段距离,有一山坡,有一水沟,有的地方冻不实。有一次站岗,突然间出现一条狗,还以为是狼呢!吓得棉鞋都踏入水沟中弄湿,差点把铁把冲锋枪摔坏。43式铁把冲锋枪容易走火,连队打靶时,我们电台的小豆豆手一搂,五发子弹全出去了,没有一发中靶。晚间山中经常出现信号弹,报告连部也没办法解决,搜山也没有结果,只能提高警惕观察动向。

有一次连队早上集合,突然听到喊声:“那狍子是我的!那狍子是我的!”只见一只狍子顺着山边跑着,一个猎人在后面追。猎人是从村里出来的,提着猎枪一瘸一拐的,半天走不了几步,但他不想让别的猎人打狍子。后来才知道此人很出名,因狩猎而受伤腿瘸。从那以后,才知道“瘸子打围坐着喊”的意义。

二排电台的主要任务是:两瓦电台组网实习;培训一期报务员;往山上坑道运无线电设备;伐木和加工木料。

两瓦收发报机组网实习,电台分别设在连部、小学校、山上坑道。虽然电台功率不大,山中信号却挺强,因为当时空中信号较少。有一次风雪天,我们在山洞中发报,手都冻僵了,用手闷子暖暖也不起作用,就捡些石头堆点雪,堵住洞口挡挡风雪。还有一次机器信号越来越弱,原因是天气太冷,电池受冻。卸下电池,在棉袄里暖暖,又恢复了收发报。从此,横道河子上空响起无线电波。声音虽然有点嗑嗑吧吧,像刚走路的小孩摇摇摆摆,但兵团电台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在小学校办报务员培训班,条件差教室冷,但学员能克服各种困难,刻苦训练,都取得好成绩。其中比较优秀的有纪文学、徐宝红、赵晓恒、任祖梁、夏玉林、刘章英。

电台人员往山上发信坑道运通信器材、无线电台、油机。由兵团通信处薛参谋、田参谋带队,早上从连队用牛车运到山下,换上牛爬犁往山上拉,到斜坡的时候,人拽绳子和牛一起拉。盘山路不成其路,只是原坑道施工时的便道,冬天看不出深浅,爬犁和人几次险些滑下山去。不知歇了多少次,天黑前才运进坑道中。

兵团司令部给连队任务,让自力更生上山伐木建设营房。连队进山伐木,有放树的,有抬树的,有运树的。一排负责放树,用快码子锯伐各种原木,顺山倒的声音经常在山中环绕。有一次出现险情,把一名战士砸倒在树下。当大家跑过去看时,奇迹出现了,此人正好躺在树下的坑里,只受点表皮伤,捡回了一条性命。三排负责抬树,从老乡那借来了抬木头的杠子和抓钩,像抬“蘑菇头”装火车皮一样。在林中抬木头,满头大汗,号子却喊得很响亮。细的原木四个人抬,粗的原木六个人抬。最能干的是三排长,回回抢着抬大头,不怕树枝扎,在林中特别能战斗,大家送他一个外号叫“野猪”。二排负责从山上往山下运木头,借老乡的爬犁,自己也做了一些爬犁。每个爬犁只能装三四根原木。三人一组,前面一人驾辕,两面各有一人护着,用一根木当闸,一直向山下俯冲。下山时有的中途爬犁坏了,有的冲进树林,有的到山底还冲进了水沟。有一次出了险情,有一个爬犁中途翻扣在路边,其中一人扣在爬犁下面,可把我们吓坏了。别的组纷纷赶来救援,翻起爬犁,此人正好扣在两个大石头空中。雪大看不出哪有石头哪有坑,又捡回了一条性命。每次下山时又渴又饿,吃点冰雪,把七里地小卖店能吃的东西基本吃光了。尽管连队领导多次强调安全,但还是有许多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老百姓看到这种情况都很惊讶,说部队的年青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我们在山中住了这么多年,头一回看见这样运木头。夏天再去山上看时,放爬犁这条道上,山石凸凹不平,有的石头尖利,有的石头有好几百斤重。想起冬天放爬犁真有点后怕。

后来连队给电台加工木料的任务,由我们电台五班负责到养貂场旁的木材加工厂,把原木加工成板材,准备盖营房。加工板材大部分都是好红松、黄菠萝、水曲柳。五班长是北京知青,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来之前多少熟悉些加工木料的活。完成这次任务他能想办法动脑筋,边教边干,身体不算太膀,但每次都是捧大头。走电锯是要有技术的,即要注意安全又不能瞎材料。干活累的时候班长讲笑话,饿的时候又来精神会餐。有的时候,真想去隔壁养貂场弄点饲料小杂鱼吃吃。我们顺利完成了此项任务,虽然后来撤离了没建成营房,但这些木料一点儿没糟坏,全运到司令部搞营建,或是谁结婚用来打家具了。

四个月的山沟生活,对每个人都是一次战斗洗礼,这一生都会打上深深的烙印。有好多战友都在镇上照相馆留了持枪照片,现在看这些照片还有点孩子气,只是比十八团穿教员军大衣照的相片多了一把枪。现在有好多战友想故地重游,回横道河子看看。也有人回去过,说当年的养貂场已变成了东北虎野生动物园。

兵团警通连享誉佳木斯

我们于1970411日到达佳木斯后,兵团成立了警通连。营房设在原东北农垦总局二食堂院内,此院也做过原农垦设计院的驻地。连队住在杏林河边的一栋小灰楼里,此房据说是日伪时期的造币厂,建国后做过公私合营的商店。连部右侧有锅炉房,左侧有民主路和民主桥。与民主桥并排的有和平桥,大家开玩笑说是和平民主新阶段。杏林河上并排有好几座桥,杏林河水是从四丰山水库流下来的,穿过市区进入松花江。此河也是城市的污水道,污水浑浊且夹杂着臭味,但还是有小鱼在水中游动。杏林河两边堤坝上有很多杏树,尤其是到了杏林公园,杏树结得果实最多。连队门前至杏林河堤尽是些大坑、炉灰、杂物,经过我们改造填平,建起一个篮球场。靠堤坝建了一排木板房,有兵团电池厂,有摩托班的车库,木料是从司令部拆围栏捡木块拼凑的。食堂只跟宿舍隔了一条走廊,其中有一间屋里有个地下室,清理了两天后做菜窖。这些活干完集合时,有一名北京知青累得晕倒,后来他参军了。

  连队住的都是二层铺,每天全副武装搞军事训练,有时进行打靶练习,有时负责司令部的公差勤务。警通连常在兵团俱乐部和佳木斯火车站维持秩序,在佳木斯也很有知名度。

  警通连四排为电台人员,分三个台。到佳木斯后首先参加了全国的报务改革,长码变为短码,勤务用语也有很大变动,英文改成汉语拼音,有好多东西都得从头来,这时电台掀起了一个练兵的小高潮。  五月份兵团开通了到各师的战备实习网,1969年底兵团司令部已经开通了对沈阳军区的战备电台。电台训练分室内和野外,室内开通了对沈阳军区、黑龙江省军区、六个师和步兵26团、炮兵63团无线电战备实习网,上机实习或者用快机进行收发报训练。野外训练分别在四丰山、靶场、松花江北岸,进行两瓦电台、15瓦电台、拉杆双极天线架设训练。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当我们电台发报时,周边的老百姓收音机都不好使,受到电台信号干扰。因当时佳木斯广播电台也就是500瓦到1000瓦,发射天线架设在西林公园内。除此之外还有飞机场电台,港务局电台,军分区电台。兵团电台在佳木斯算是大户。

战备网训练中,有一次对沈阳军区做报,对方欺负我们是新手,我们换了老手他又比不过,还恶人先告状,告到兵团司令部作战值班室,后来了解到他是一名要转业闹情绪的副连长。兵团报务员业务熟练程度,不亚于正规军的报务员。有一次,我们回答沈阳军区的报务员说我们不是现役的,他们坚决不相信。兵团有很多优秀的报务员,其中有三师的彭念生,一师的曹霞珠(女),五师的段文学,收发报都是一流的。兵团警通连除完成军事训练外,还有一项特殊任务,在兵团司令部院里建防空洞,每天拉砖、拉水泥、拉石头。拉砖到佳西飞机场边的砖厂,兵团机关车班司机开飞车七分钟就到。我们装砖也玩命,七分钟装完一车。拉石头到四丰山山里,开山打炮眼炸石头,自己装运。拉水泥在火车站卸车皮,扛50公斤的袋子连续作战。汗水与水泥掺和,时间一长,人都快凝固成小水泥桩子了。电台人员在连队训练、打靶、公差勤务中均取得优异成绩。

难忘拉练 从基指到前指

19711月的三九天,这年冬天特别冷,雪下得特别大。兵团进行野营拉练,检验部队综合作战能力,各师分别派出武装分队统一行动。拉练的路线为兵团基指至兵团前指,由佳木斯途经步兵26团猴石山果园、桦南、勃利、柴河、牡丹江,到达横道河子。随司令部行动的有警通连的警卫、有线、无线人员。警卫人员负责司令部的安全;有线人员有话务20门小总机,外线带线拐子,不管司令部设在哪里,电话都保证畅通;无线人员由一台英吉普车配备一部8115瓦电台。有线分队跟随一台嘎斯敞篷车,摩托车为尖兵在前面开路,摩托员戴着皮帽护鼻,还是把脸冻坏了。

电台在拉练中出现两次问题。一次是各师在猴石山攻山实弹演习之后,部队准备南移,由于电台天线架设在户外的高压线旁,跟二师没有联系上,等改架天线位置后,联系上二师,但已经贻误了战机。只得命令二师改变行军路线,按第二套方案继续前进。由于平时严格训练,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在这次拉练中得到检验,各种行动都准确无误。比如,拉杆天线的地锚,平时训练地冻得钉不进去,打坏了好多副。后来重新加工了好钢铁地锚,拉练中再也没钉坏过。电台发报摇马达是个累活,平时训练摇得时间短,这次拉练就是实战,一点都不能含糊。累也得坚持,实在不行了再换人摇。电台人员吃饭也没有准点,赶不上部队的吃饭时间,就在车上吃。有时太晚吃不上饭,反倒变成好事,吃点兵团首长的小灶和点心。因为到达宿营地就得先架设电台,准时联络,约好几点一分不能差。完成这次工作时,约好下次联络时间。

还有一次已到达横道河子,在老乡家,电台的天线不灵了。因为当年天线改革用了实验的环型天线,跟四师怎么也联系不上了。无奈又在老乡的板杖子前架起双极天线,险些误了大事。司令部在横道河子宿营时,有人去找威虎山和972地堡。起因为当年看《智取威虎山》样板戏中的说法,找到后我们一看,其实就是土匪在半山腰的比较隐蔽的山洞,哪里有什么威虎厅和地堡。也有人去参观了杨子荣的事迹馆,当时杨子荣纪念碑刚建成底座。回来途径牡丹江市时,还有人到处打听牡丹江五合楼。找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有,当地的老人说五合楼根本不存在,只是演戏虚构的。在牡丹江大桥附近,我们看到了四师的几辆收容马车,拉着伤员和背包,他们是脚打泡实在走不动了才上马车。

再去横道河子只见鸟语花香

1972年秋天,兵团通信处派无线技工和电台人员去横道河子,主要任务是检修维护前指坑道的无线电设备,架设固定地铜包钢双极天线、倒L天线。我们背着半自动步枪乘上南去的火车时,又回想起当年去横道河子的各种情景。当我们走下火车,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山和水,比冬天的景色还美丽。当年的盘山路,没有了铺天盖地的大雪,山道没有太大的变化,山中的空气新鲜,鸟语花香。来到六里地山口时,能隐隐约约看见一条盘山小路,这就是我们留守班上山的必经之路,吃的穿的一切物品都得从这里背上山。当年运无线电设备是从后山的缓坡运上去的,现在是在阳面陡坡抄近路上山的。当我们爬到驻地时,个个满头大汗。到了山上看到留守班自己建的三间木屋,在山坡上还有一个小院,靠山边建了半个篮球场。这是靠大家光着膀子干了好几个月,伐木凿石,搬掉半个山头才建成的,篮球架都是就地取材自己做的。山上的战友特别热情地款待我们,弄了好多山货,有山核桃、山梨、榛子、松子。还做了好多山野菜给我们吃,有山木耳、猴头、山蘑菇等,还宰了一只下蛋的鸡。虽然没有1969年那样艰苦,但跟佳木斯比,常年坚守在山上,远离连队独立作战,要克服各种困难。白天蚊虫咬,出门山里有草爬子,晚上山中有动物的叫声。没什么文化生活,晚上点油灯,拉二胡,听收音机。住处要挂蚊帐,铺毡褥子。站岗穿皮大衣,穿毡疙瘩鞋。装备有半自动冲锋枪、半自动步枪。经常打打猎,夏天采野菜,冬天打山鸡套山兔子,改善伙食。有一次还给通信处无线技师买了一张熊瞎子皮,铺在褥下治腰疼。吃水在两山之间取山泉小溪水,冬天取冰化水。

我们打开坑道门,通风检修维护150瓦、1000瓦电台,用油炸杆架设了固定的铜包钢天线。横道河子又响起了无线电波。在这期间,我们分别到当年住过的牛棚,到山上伐木运木放爬犁的地方,到加工木料的养貂场看了看,对这些地方感到非常亲切。

带岭山中见识连长枪法

1972年的春天,由邓连长带队去兵团后指带岭山中的收发信坑道。兵团至一师、五师的电话线路,在带岭山中通过。出了大青川火车站进带岭山中,要走好远的路,发信坑道在进山不远的一座很陡的山中。我们打开坑道的几层铁门,在坑道里铺上干草,背包一放即可宿营。发信机房在坑道左侧的山边上,房后山上架了一副双极天线,房前沟边架了一副固定双极天线。150瓦、400瓦的电台检修维护一遍,跟佳木斯沈阳联络效果良好,无线电波在带岭山中响起。

休息时大家想见识连长的枪法,因为他当过二十三军军长的警卫员。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见连长手起枪响,山头上的一只鸟就掉了下来,后来又打了一只飞鸟,真是百发百中。

收信坑道在离发信坑道十几里的山中。收信坑道内有会议室、作战室、食堂、宿舍。坑道旁不远处有一座通信机房,有一个通信班留守。有一次在机房擦枪时,二排长的十响驳壳枪,被一名佳木斯知青弄走了火,把机房的地板给穿了一个洞,险些伤人,电台人员在外面还以为有战斗情况呢?还有一次,在坑道内安装照明灯具,因坑道潮湿,有的地方还有霜,我们就站在木方子或木桌上作业。有一人一不小心,没踩住木方子,电打麻了一支胳膊,把钳子仍出很远。后来带岭警卫连驻扎在山中,养鹿看守坑道,有一次夜间换岗,枪走火打死一名上海知青。所以,连长特别强调我们要注意枪支的安全。在收发信坑道来往之间,我们在山中尽情高唱《兵团战士胸有朝阳》--“兵团战士胸有朝阳,胸有朝阳,屯垦戍边披荆斩棘,战斗在边疆……热爱边疆,建设边疆,繁荣边疆,保卫边疆,红心向太阳”。我们排长的嗓子最好,唱得最动听。据说当年没他唱得好的同学,后来都成了著名歌唱家。

19724月,兵团通信处又培训了一批报务员,其中比较优秀的有王学利、姜卫东、张华良、金波、刘启平、邓昌陵、王成林、才万华、牟宪臣。

19749月,从兵团一师调入一批报务员,其中比较优秀的有刘光明、杨福才、王敬国、邵金珠。

1976年,兵团电台撤销后,省农场总局武装部仍设有电台,保证生产战备各种军事训练任务。在黑龙江垦区上空,还有我们熟悉的无线电波。

亲身经历的兵团电台建设发展的这段生活,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美好回忆。我们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见证了这段历史,她成为我们一生的精神财富,为我们的日后成长打下了良好的社会基础,她永远激励我们为祖国为人民做更多贡献。让兵团电台的历史,成为兵团报务员心中永不消失的电波。

 
最新评论
你好[2010-7-28 19:51:29]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