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评论
评论 (72)
感悟 (40)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陈吉才:“王小二”的帽子当不当戴?——《我看兵团》之四
黑龙江兵团网   2013-7-21      作者:陈吉才    来源:陈吉才

“王小二”的帽子当不当戴?

——《我看兵团》之四

陈吉才

 

  

1973年是共和国历史上很平凡的一年。但对黑龙江兵团来说,则是灰暗的一年、耻辱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在全国粮食工作会议上,兵团受到了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的批评,而且批评的形象上口——说黑龙江兵团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一批评,当时不仅传遍了兵团上下,而且传遍全国。一时间,省内省外,人们议论纷纷。不少现役干部感到压力很大,在兵团工作抬不起头来。

兵团为什么戴上“王小二”的帽子呢?话得从头说起。

黑龙江兵团所属六个师,分东西两部。据1973年统计资料统计:东部四个师(二、三、四、六师)耕地1344万亩,上交粮16.95亿斤;西部两个师(一、五师)耕地431万亩,上交粮4.43亿斤。从应对自然灾害和能力看,东部怕涝、西部怕旱。而自1971年至1973年,兵团连续三年遭遇涝灾,特别是1973年涝灾十分严重,春涝播不下种,夏涝机械下不了地,麦子收不回来。麦收时经常是两台、甚至三台拖拉机拉一台收获机。不仅粮食损失大,丰产不能丰收,而且多台机械在泥泞中作业,也破坏了土壤,影响下年生产。

据吕书奎同志手中一份资料记载,1973年,东部春涝和夏涝都较正常年份降水多2-3倍。当年兵团有100多万亩耕地没有播上种,有200-300万亩推迟了播种期。

上述情况表明,东部四个师受灾轻重,粮食产量多少,对全兵团影响很大。而1973年的自然灾害恰恰发生在东部四个师。

记得1973年麦收时,我随同颜文斌副司令员到六师检查麦收。一路上看到广大干部、职工、知青在水中捞麦子的情景,首长心急如焚。他几次跟随同的农业处长王强同志说:“王处长,想个啥法子呀,不能眼看丰收的麦子泡在水里呀!”

王处长说:“一是加大收获机防陷的改装,二是加大人工收割力度。”

颜文斌副司令员带着焦虑的心情回到兵团机关后,兵团司令部马汝川副参谋长即刻向其汇报,省里催要今年粮食产量和上交粮。司令员告诉马副参谋长,要他跟省里领导说明兵团今年受灾情况,请求减少上交粮。

马副参谋长说:“听省里的口气,恐怕减免上交粮够呛!”

司令员有点生气地说:“跟省里说清楚,若是按计划交,我们就要挨饿,饿死人谁负责?把小青年饿死了,我们怎么向家长交待?”

马副参谋长答应再请示一下省里。

后来,马副参谋长与省里怎么讲的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当年兵团没完成上交任务。大概没过多少时间,便听到了省粮食厅把问题捅到中央、兵团挨批的消息。

兵团没完成粮食上交任务,受到省里的批评和指责完全是正常的,受到中央领导的批评也是应该的,但是令兵团各级领导不解的是——

第一,兵团没完成省里的上交任务,为什么省里领导和有关部门不直接对兵团进行面对面的批评,而是一下子通了天?是猜忌兵团不服省里管,还是另有蹊跷?

第二,黑龙江省农场管理局当年同样受灾,同样没完成上交任务,但省里领导对农场局的态度与兵团截然两样。请看下面一段记录:

1973年省国营农场局在齐齐哈尔湖滨饭店开国营农场工作会议。当时由于严重受灾,加上机械设备落后,由于土壤水分大下不去机器,小麦没收回来,减产幅度很大,很多农场不仅不能上交粮食,自己的三留(口粮、种子、饲料)都不够。省里一位负责农业的领导,上纲上线把责任全推到农场领导身上。这时大钧同志挺身而出坚决反对。这位领导在事实面前不得不认错、作了检讨,才使会议继续开下去。”(以上摘自《北大荒的老红军》一书中朱文熹同志的文章《回忆高大钧同志》一文

看到这段文字,不要说兵团的现役干部,就是旁观者也会产生质疑:同归省里领导,同一样事情,处理的方式差距咋这么大呢?

所以,当兵团挨批的消息传下来之后,许多同志,特别是现役军人同志,多数人不理解,有怨气,认为省里个别领导、个别部门工作不透明,办事不讲究,当面不批评,背后小报告。

有位抗战时期参加工作的老同志说,“当兵几十年,还没听说上级告下级的,这回来黑龙江遇到了,伤心呐?”

也有的说:“兵团归省里代管,农场局归省里直管,难道代管是后娘养的?为什么不一视同仁?”

个别干部甚至发牢骚说:“将来转业不能留黑龙江,就是撒尿也不冲黑龙江……

总之,大家气不顺,怨声载道。为了稳定各级干部的情绪,兵团主要领导主动承担责任,反复做大家思想工作,不责怪下级,不怨天尤人,进而和大家一起总结经验教训,终于把大家的气理顺了,没对整个工作造成影响。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苍天有眼,天公作美。1973年过后,从1974年起,兵团连续两年获得丰收。1975年兵团粮食总产量和上交量均超过了历史。时至今日,“王小二“的帽子在兵团的头上已整整压了40年,也不知道该不该摘,谁来摘?

其实,帽子摘不摘已无所谓。当年兵团的现役干部都已退出历史舞台,有不少人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但他们多么希望历史能还兵团一个公论啊!

(未完待续)

(陈吉才  本网编委  原兵团司令部办公室秘书  后黑龙江农垦总局纪委常务副书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