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会客厅 >> 现役军人
战友名录 (8)
现役军人 (35)
回访纪实 (64)
寻找战友 (1)
感悟感言 (10)
谭祖培:站好最后一班岗——《现役军人记忆中的兵团》之十一
黑龙江兵团网   2011-11-21      作者:谭祖培    来源:谭祖培

                   站好最后一班岗

             ——《现役军人记忆中的兵团》之十一

谭祖培

 

 

                     蹲点解决 “老大难”

 

 

   

    1976年,兵团已经黄了,新成立了嫩江农场管理局。67团暂时还在,被划归嫩江局管理。兵团、师已撤销,67团小命还长得了吗?现役军人们虽人心已散,但还是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等待上级安排。

当时18连各方面的工作都不错,是团里经营管理比较好的连队之一。前任连指导员叫程敏,18连的知青们对他的反映还不错。他调走后,接替他的是连武装排长,也是上海知青,很能干,执行上级“割资本主义尾巴”指示不走样,结果给弄出一些事来。

兵团期间,有一段时间,兵团曾自上而下大搞“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限制职工家属家畜家禽饲养数量和职工自留地面积以及种植品种。当时规定,双职工家庭只许养一头猪,回民可养一至两只羊;非回民职工不许养羊,每户许养10只鸡;不养猪的户可养20只鸡;职工家属房前屋后园子只许种菜,不许种粮;严禁小开荒,更不准盖私房,等等。

18连有个职工叫齐良洪,住房特别困难,他积攒了点钱,通过关系买了一些木料,也不经连里批准,自己就找了个地方,开工建起私房来。连里发现后,让他停工拆掉被拒。于是,连里就派了一帮知青,将他的非法建筑硬给拆了。齐良洪因此就不断地到团里、师里、兵团和省里上访,闹得上下不得安宁,成了师团两级的“老大难问题”。 

另外,还有人反映,连里会计经济上也有点问题。

团里决定派个工作组去蹲点,帮助连里把问题解决了。可派现役军人谁都不去。也不知是田副团长,还是谁提出,说只有派谭参谋长去才能行。

就这样,政委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也不好拒绝。

4月上旬,我带了会计徐大威、税务所杨近华和生产股李洪友,一起到18连蹲点。

在连里,我们与知青们同吃同住。因清理任务很重,同劳动比较少。这这里,我结识了很多知青朋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柯为民,他在那样的环境里一直坚持学习外语。

还有一些知青,天天乐死人。劳动一天了,也不管累不累,晚上就在宿舍里开“运动会”——

有人原地练跑步,口里喊着:“我们是光荣的兵团战士,不怕苦和累,不怕风和雨。今天我们战天斗地,明天我们是国家的栋梁,一、二、三、四!”

有的就来个运动会入场式。一个人一边走一边举一只手,像运动员入场一样晃;一些人唱入场式乐曲,一个人像运动会入场现场广播里一样,报告入场运动员国家的国名,弄得全屋人笑得前仰后翻。

我们蹲点的要事,当然是齐良洪的“老大难问题”。

经调查了解,齐良洪家的住房确实很困难。我到他家看了看,草房子破破烂烂,4口人挤在十多平方米的一间屋里,夏天漏雨,冬天漏风。他盖私房是不对,违反了上面的规定,连里给拆了也没错,只能说工作没作到位。

我感到他家的住房困难也是事实,他的住房问题不解决,案子结不了。我与连里商量,一是把扣下的木料还给他;二是我来想办法,给他解决一套房子。连里表示同意。

我为什么能想出办法呢?因为1974年我们上山伐木赚了十多万元,我提出将它摊入盖房子的木料里,这样可以多建一千多平方米家属宿舍。为什么不作为直接投资建呢?因为伐木赚的钱,按财务规定,应作为营业收入,不能作为自有资金用于基本建设。我不作收入,摊入建房的木料里,建房的木料就很便宜,房屋的造价就低了,相同的投资就可以多建一些。这个主意被团里采纳了,因此,19751976两年,团里就多安排建了一些住房。

我想,我提出给齐良洪解决一套住房,现役军人没有人会管这个事,关键是非军人领导。我想,这点面子他们肯定能给的。于是,我向团领导作了汇报。军人领导不表态,非军人领导、田副团长当即拍板:就按参谋长说的办。并让后勤处作了安排。后来,我们就在18连当年建的知青宿舍里多建了一套,分给齐良洪。

齐良洪非常高兴。连里安排他负责抓房建,他跑前跑后干得可欢了。到9月份竣工后,齐良洪搬了家,享受了知青待遇,住上了红砖瓦房。他能不高兴吗?他还能上访吗?

这个“老大难”问题就算解决了。

7月份,18连一些职工在自己房前屋后的园子里种的玉米长得可好了。但这违反上面的规定,连指导员就派一些知青,夜里去将人家长得好好的玉米铲了,影响很不好。当然,指导员坚决执行上级的规定,你不能责怪他。

我对连指导员说:像这样的事,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天高皇帝远,兵团都黄了,不会有人来管这样的小事的。

18连会计的经济问题。经查:18连的会计是东北解放战争打四平俘获的国民党新一军的俘虏,成都人。他抗日战争到过缅甸作战,被俘后经教育被安排到农场当农工。这个人有点文化,字写得也好,因表现好被提拔为干部,当了会计。因他有在国民党那段历史,思想包袱很重,有点“那个”。反右派时,他为了“坦白从宽”,就胡说八道,说他在国民党时干了很多很多坏事。后经组织查实,全是胡编的,为此还受了处分。

至于有人反映他在18连的经济问题,经查证,也就是耍点小聪明,小打小闹搞了点。如在火车站捡别人丢弃的火车票,回来就以别人的名字报销差旅费和出差补助;捡的公共汽车上三分五分的票,积攒起来,也以别人的名字报销;有的是以自己出差绕道为由,多报出差补助;有的捡的购物发票,也拿来按连里公家买的报销。等等。

经反复核实,证据确凿,本人认账,多报销金额总共有三百多元。

我们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他也写了检讨报告。

三百多元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相当他六到七个月的工资,我们让他用两到三年时间把钱退回来。

鉴于这个情况,对这个会计在组织上就不作什么处理了,但由于群众反映也大,继续担任会计已不合适了,就将他仍按干部安排在连里做其它工作,待遇不变。会计一职,则由原来的知青出纳接任。

我将情况和处理意见与营里交换意见,营里没意见;向团里作了汇报,也没意见。那就这么办了。到10月底,我和徐大威、杨近华和李洪友结束了在18连的蹲点。

1982年,这位会计和他的女儿来成都,找他当国民党兵前的老房子,时过境迁,上那去找?他又没有房契,空跑一趟。他们找到我,我请他们父女吃了一顿饭。

他告诉我,67团撤销后,他到大杨树农场去了,仍当会计。现在已办了离休手续,回去就不上班了。他要是还健在的话,现在应该有九十多岁了。

 

       无职受命  尽心尽责

 

1976年底67团撤销后,原67团的摊子改为金边农场,田副团长任场长。现役军人在家待安置。

1977年春节后,田场长交给我一个任务——去一趟上海,看望一下身负重伤的邵留娣,和一些因病在上海家里休养的知青,想办法把把邵留娣安置好,最好能把她的户口办回去。第二,再去一趟四川,看能不能把去世的现役军人余成华的妈妈安置回老家。

虽然这时我已是无职无权,但老领导给的任务不能不去。

4月,我和原3连指导员去了上海,住在普陀区安排的一家旅馆。我们先看望了邵留娣。她已无劳动能力,在家休养,生活尚能自理。她住的房子很简陋。他全家对我和她的指导员非常热情,还留我们吃了饭。

我将农场对她的安排设想,和我们在上海的活动,对她和她的家人讲了,征求他们的意见。

他们听后,经过商量,表示——

一,关于待遇问题,同意按工伤规定办;二,关于后续治疗问题,同意在上海继续治疗,费用由团里负责;三,关于户口迁回上海,表示同意。但难度较大,表示愿积极配合。

我们到普陀区知青办和有关部门接洽协商。他们表示,前两个问题无意见。关于户口问题,因涉及公安部门,需要协调。叫我回去等候。他们还安排我们到上海看看,说:“你们来一趟不容易……”

我表示感谢,说:“我们还要去看望其他在上海的病员,谢谢你们的热情接待和支持。”

随后,我们又去看望了因病在家休养的病员,他(她)和他们的父母非常高兴地接待我们。一些休假在沪的知青,还领我们到外滩、南京路、豫园等景点参观浏览,给我们照了一些像。还招待我们看了一场手球比赛。等等。

在此期间,邵留娣和他的家人也去反映了他们的困难和要求,提供了有关资料。

    等了十多天,普陀区知青办来人,请我们去听结果。结果是:同意将邵留娣的户口迁回上海,要搞一个协议,签字生效后就办。

回到旅馆后,我与三连指导员商量认为,最难的户口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就好办了。考虑到两地来回这样办,不管是邵留娣和连里,也都不方便,钱要汇,有事联系也比较难。只要邵留娣和家人同意,不如一次性解决,不留“尾巴”,对双方都有好处。

我们到邵留娣家去商量,他们很高兴地接受了我们提出的意见。具体的协商结果是:按照工伤待遇标准,延长到本人70岁算帐,再加上后续治疗费用,一次付清,从此双方关系终结。

我们和邵留娣到普陀区知青办去办协议。知青办的领导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向我们表示,邵留娣回城后他们不会不管,叫邵留娣好好养伤,将来有机会为她安排力所能及的事做。

协议是知青办的人起草的,我们双方很顺利达成一致,有关各方都签了字,协议立即生效。

    我把处理的结果电报田场长,他也不回电报。后来回到金边,我向田场长做了汇报,问他怎么不回个电报哇?他说:“你办事,我放心,回什么电报。你可给我解决了个大难题。”接着,他找来财务科负责人,将协议交给他,当面嘱咐:按此协议,立即如数汇款。

    前几天,童华隆发电子邮件告诉我,他找到邵留娣了,现已退休在家,他爱人也在家。我放心了。

    当年,办完事后,普陀区知青办为我们两人买了火车票,我去四川办另一件事,三连指导员回连队。

    我到了四川忠县于成华股长老家,那里已无他的亲人了。有几个远房亲戚表示愿意接纳,但那个条件我无法接受,同时我也不放心。因此,这件事未办成。回金边汇报后,田场长将于成华的母亲安置在金边农场,按部队的标准进行抚养。

    在上海期间,原在团机关食堂的上海知青甘至来,一直陪我办事、参观,给我很大的帮助,很感谢他。现在他在上海,我们取得了联系。

 

                    知青大返城  人生再起步

 

    在我离开金边的1977年底前,据我手头资料,返城的知青仅有160多人,约占全团知青的5%左右。渠道主要是:上学、当兵、病伤退、困退、顶替接班等。

1978年后,回城政策开始松动,上海知青的病退开始多起来。这年8月,我回金边搬家,赶上徐大威办病退回到拉哈,我们见了一面。他给我说了上海知青病退情况,从那后,我们天各一方。前几年,大威打听到我的电话才联系上。

知青真正的大病退,是从1978年下半年开始的,到1980年初结束。其他城市知青也差不多。据现有资料,67团回城的全部知青有3200人左右,占知青总数的95.5%左右。留在查哈阳的有150人左右,占知青总数的4.5%左右。

据我知道的情况,67团知青在返城问题上所经受的磨难,要比云南、四川知青要小得多。云南四川的知青是经过绝食、请愿、大规模步行上访、顽强斗争,才引起中央的重视,加上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回城的政策大调整,才最后解决的。听说,他们有的人为回城斗争,还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67团几个大城市的知青返城情况比较来看,上海知青要难一些,因为上海下乡知青多。其他城市,尤其是黑龙江的政策要宽一些,所以回城就快一些。到1979年底,知青返城就基本结束了。只有很少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才在1980年初回城。

回城后前几年,知青的困难是可以想像的。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现在67团的知青遍布全世界。他们的表现在前面写了,在此就不再赘述。

这正是:知青大返城,天高任鸟飞。

 

                     喜看农场巨变

 

    大批城市知青返城后,留在67团农场的职工和他们的子女,也各就其位,顽强奋斗,表现也是很好的。这方面的情况,知青朋友了解的比我多。从《查哈阳知青网》登载的大量67团知青的文章、视频来看,好家伙,经过30多年的发展,那里真是天翻地覆慨而慷。我无法用一般语言来描述她,特写一首七言小诗,以表达我的观感与兴奋之情:

    现代小镇好漂亮,现代楼房排成行。

    柏油马路一条条,阡陌交通如同网。

    灌溉水渠已硬化,渠里流水哗哗响。

    水稻已超40万亩,翠绿稻秧油旺旺。

    齐腰大豆豆夹累,还在一个劲地长。

    玉米长得像小树,田间小路像走廊。

    医院已经现代化,学校读书声朗朗。

    超市里面货满架,办公室里人正忙。

    好一派田园风光,好一个现代农场。

    要问这里是何处?现代化的查哈阳!

 

太美了!我要是退回去十年,一定会回去看看。看看查哈阳的天,查哈阳的地,查哈阳的人,查哈阳的现代化农场。

先在在这里,遥寄我对查哈阳父老乡亲们的祝福——

祝老人健康长寿,幸福安康;祝青壮年事业有成,前途无量;祝孩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祝家家阖家欢乐,美满幸福。查哈阳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67团的职工和他们的后代,很多人已经走出那片天地,去寻求更大的发展。他们也遍布全球。原来的干部有很多进了城。据我所知,计划股刘郁英和修理厂长孙玉石在大连,后勤处副处长谭凤奎和生产股李洪友在齐市,曹根寿营长回了老家浙江。等等。我们已经有电话联系。他们都很好!

                          

                                    谭祖培

                               2011102日 于成都 (全文完)

 

 

有关本文附录:

 

谭祖培给本网来信

黑龙江兵团网主编:

我是原五师67团参谋长谭祖培,写了我先后在46团和67团工作期间的回忆录,现发给贵网,请酌处。此稿67团部分已在《查哈阳知青网》发表。全文6万字左右。

我的邮箱:762331367@qq.com.望简复。

          20111023,周日,上午12:20

 

本网复信如下:

    老谭您好:来稿收到。您那么大年纪,写出六万字的回忆文章,且叙事非常具体、实在,表达了您的真实感情,也说明您对兵团那段生活一往情深,至今记忆力还那么好,粗读之后,很令我感动。我会将此文在兵团网上连载。

    再次感谢您对本网的信任与支持。

    如方便,请留下通讯地址及联系电话。

祝您身体健康,家庭幸福。

    黑龙江兵团网主编 吕书奎

         2011.10.24

 

谭祖培的复信

吕书奎同志:谢谢你的回信,谢谢你主办的《黑龙江兵团网》为在兵团期间的知青,原农场干部职工和现役军人提供了一个交流交心的平台。我读了贵网的大量文章,倍感亲切,对兵团那段历史所发生的往事历历在目。今后我将是贵网最忠实的读者,也会继续给贵网投稿的。我回原部队后转业到四川省煤炭工业局工业局工作,1993年退休。现住四川省成都市。      

                       谭祖培

                     2011/10/24 下午

 

 

 

 
最新评论
回复[2011-11-22 8:53:03]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