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新闻窗 >> 联谊聚会
网站新闻 (224)
战友信息 (1)
联谊聚会 (22)
苏鸿杰:为了青春的记忆——原19团“白毛女”宣传队北京联谊会纪实
黑龙江兵团网   2011-8-2      作者:苏鸿杰    来源:苏鸿杰

为了青春的记忆

         ——原19团“白毛女”宣传队北京联谊会纪实

                          苏鸿杰

 

    盛夏的北京,七月流火。

    北师大二附中国际部的剧场里,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出正在进行。参加演出的,是原兵团19团白毛女宣传队“杨各庄”的“乡亲们”。他们冒着酷暑从上海、杭州、哈尔滨等地赶到北京,只为了寻找那逝去的青春岁月,重温那黑土地结下的真情和友谊,释放那萦绕在心中久久不忘的思念和情怀……

    别梦依稀,往事如烟。40年前“白毛女”宣传队创造的奇迹和辉煌早已远离我们而去,但那燃烧的激情、沸腾的热血、战斗的青春、革命的精神,却永远珍藏在我们的心中记忆里,挥之不去。

    这是白毛女宣传队第三次聚会了。第一次,2005年“白毛女”宣传队35周年聚会的时候在上海;第二次,2009年在杭州,这次在北京。

    昨夜的星辰,不再闪烁。每聚会一次,历史的责任感都敲击着我们的心灵。人在,历史在;人不在,“桃园”何处寻?!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没了精神,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正是为了这一忘却的纪念,大家来到北京,只想趁着身体尚好,留下夕阳晚照,回到舞台上,潇洒走一回,过上一把瘾。重温当年火热的战斗生活,享受人生的快乐。

    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前来聚会,大会组委会特意把会议的时间选在20117810日,双休日。

当年创建“白毛女”宣传队的原19团宣传股的陈干事(陈万雄)从德州赶来了。他如今已76岁高龄,精神矍铄,只是脸上多了些岁月的沧桑感,说话时还留有四川口音。他做梦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多的老熟人,他太高兴了。

乐队的小提琴手胡青裕特意从美国赶回来。当她听说要聚会的消息,竟有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她太想念“杨各庄的乡亲”和恩师刘子奇了。

是啊,怎能忘记旧日朋友,旧日的好时光。友谊万岁,友谊地久天长。

    “白毛女”宣传队队员中年龄最大的要数赵连生,他今年有78岁了。他原是“白毛女”舞美组的电工,负责演出时的灯光。每次聚会他都最积极,最热情,身体硬朗,心态乐观。为了这次聚会,他在火车上做了一首七律《感怀》,准备上台朗诵。

    还有舞美组的刘长武,过去一直没有消息,这次总算找到了他。他见到我们时,激动得说不出话。他赶到剧场看看舞台,看看台口,触景生情地说,当年在沈阳“八一剧场”演出时,台口就是这么大的18,可我们只有一车的道具和布景,同行们都感到惊讶。原来他在设计时,大多采用软景和折叠的技巧。他自豪地说:“我们当年是业余宣传队,专业水平!”

    五八年转业军官、当年三师的俱乐部主任赵家玺,也来到二附中看望我们。他对“白毛女”宣传队还保留着几丝朦胧的记忆。作为书法家,他还挥毫写下《黑土情缘》的条幅送给我们。

   闻讯赶来的还有,原《兵团战士报》记者、现人民日报社新闻协调部主任曹焕荣,原兵团司令部参谋、“黑龙江兵团网”创办者吕书奎,北大荒之情网的孙春明。他们都是兵团战友,对“白毛女”怀有深深的情感。他们不会忘记40年前“白毛女”宣传队走遍北大荒的山山水水,声驰千里,誉震八方。

    还有“白毛女”的铁杆粉丝,声称有“白毛女血统”的“娘家人”蓝萃也来了。应当感谢她,正是在她的努力下,把“白毛女和她的杨各庄的乡亲们”的故事,推荐给原《兵团战士报》记者、著名作家贾宏图,使之走进了纪实文学《我们的故事》,并在黑龙江电台播送,在《新晚报》刊载。

    当年一营3连北京知青、杨凤副连长也来了。她带来了专业摄像师,为我们拍摄这场具有纪念意义的演出。

    对了,还有邹猛,当年19团篮球队的老队员。他曾多次跟随我们“白毛女”宣传队,在团首长的带领下,去打比赛和慰问演出。当年的“篮球队”和“白毛女”宣传队一样有名,曾打败合江地区无敌手。邹猛对“白毛女”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喜欢摄影,全程为我们拍照。

    对这次聚会,五九七农场(19团)的领导也非常重视,特地派电视台的杨金良、杨正辉前来参加聚会,并拍摄演出实况,准备在农场电视台播放。农场副场长韩秀芝亲自参加我们的座谈会。她的讲话对知青充满深情,令人感动,并赞助大会2000元钱。

演出在“白毛女”的乐曲声中徐徐拉开帷幕。

第一个节目就是由“老北”王亚忠创作的诗朗诵——“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如今,王亚忠已是北师大二附中国际部的老总。 

说到王亚忠,大家都非常感谢他,他为这次聚会提供了良好的住宿条件。而夫人王淑媛,也忙前跑后,甚是辛苦。她还真的不显老,看上去年轻漂亮。

参加演出的还有扈文瑞、孙立平、贾琪、谢佩英、王淑媛、祝羽、郭建民。

啊,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庞,熟悉的声音,又把大家带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勾起大家对往日战斗生活的向往……

扈文瑞和郭建民是这台节目的主持人。他俩配合默契,轻松自如,为晚会增色不少。

郭建民退休后,落户天津,“挤”进了北京帮。

孙立平呢,因孩子在昌平工作,也由“小哈”变成了北京人。

而贾琪还是一副文化人的模样。

祝羽说话还是慢条斯理,她的女声独唱“雁南飞”韵味十足。记得当年她唱“北风吹”的时候,音乐一起,很多观众就跑到乐池前,看一看是谁唱的,都以为放的是著名歌唱家朱逢博的唱片呢。

谢佩英,宣传队队员中数她年龄最小,可脑瓜特聪明,生意成功,事业有成。

“白毛女”宣传队的经历,影响了很多人的一生,舞蹈已离不开他们的生活。

像当年饰演“喜儿”的周志坚,已成为上海社区的舞蹈老师;邱雪芬(现改名邱婉霞)办班教小孩跳舞。还有毕尹中、高梅宝、王心心,退休后都积极活跃在上海、杭州知青艺术团的舞台上。舞姿让她们的生命飞扬,给她们快乐,给她们健康。而她们的生活,也因此更加充实,更有意义。

这次聚会,“喜儿”周志坚和“大春”岑惠中,再次跳起了“北风吹,大春送面”的精彩片段;“洪常青”楼欣鹤,“小战士”柯宏,“吴琼花”周志坚,再次跳了“常青指路”。

为了准备演出,他们自费支出一千多元,重新制作了服装道具。他们说,要么不做,做就做到最好。这就是上海人的性格。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的演出不似当年,恰似当年。那气质、神韵、风采,让人惊讶。尤其是“喜儿”的大跳,“洪常青”的剪式变身跳,赢得台下一片掌声。

由毕尹中领舞的“祝福祖国”,王心心跳的“大红枣”,邱婉霞的“归来”,也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赵大叔”苏鸿杰,热情地为“乡亲”们服务。他的诗朗诵“在白毛女宣传队重逢的日子里”,又把大家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由谢肄超、马平、毛佩令、毕尹中这四个老太太跳的“窗花舞”,青花小褂一穿,还真像活泼可爱的少女,青春活力直追当年。

    忘记谁,都不能忘记徐玲。她是“白毛女”宣传队的台柱子,“白毛女”的扮演者,她的功夫是尽人皆知的。这次,她跳了“盼深山出红日”,朝鲜舞“阿里郎”。舞蹈是她的生命。她曾代表宁波“夕阳红”艺术团,在全国舞蹈比赛中拿了金奖。她说,要活到老跳到老!

夏金明和杨洪香是农场子弟。谈及知青大哥大姐们对他们的人生影响,至今仍存感激之情。“白毛女”宣传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们都是垦区的文艺骨干,常年活跃在北大荒的舞台上。

这次,夏金明演奏了二胡独奏“赛马”。

由谢肄超、孙立平、王淑媛、郭建民演出的西北秧歌——“黄河九十九道湾”,更是出彩儿。孙立平男扮女装,憨态可掬,逗得人哈哈大笑。

该说说“小哈”了。

这次,哈尔滨队员来了不少。于凤贤的女生独唱——“我和我的祖国”,让在场的人震惊。她的嗓子清脆、嘹亮、优美、动听,过去怎么没发现呢?原来,返城后她在师大声乐系学习了三年,怪不得让人刮目相看呢。

由三个“小哈”,王秀荣、任秋香、于凤贤演唱的“同一首歌”,同样深情动人。只可惜她们当年在宣传队待的时间太短,才华未能得到充分的展现,让人感到遗憾。

最后一个节目,是杭州的歌伴舞“欢聚一堂”。由“小战士”付宣强在前面演唱,“杨各庄的乡亲们”手拿彩绸在后面舞。

没想到的是,原乐队班的“板胡”于雪根,“笛子”沈汗尧,“三弦”卜之中,也都跳起舞来。“黄世仁”林小峰也露面了,还把夫人刘杏云鼓动起来参加伴舞。还有付宣强的夫人陈水荣,原来她不想让小付参加宣传队的活动,可这次连自己也“举手投降”了,她在台上跳的很起劲。

值得一说的还有马平。她是一个旅游发烧友,这次来之前,她到印度转了半个多月,连西藏的喜马拉雅山五千多米的高峰都爬上去了。真令人羡慕。

    演出在“北大荒人的歌”的乐曲声中结束了。大家恋恋不舍,恍然在梦中。是啊,光荣属于过去,辉煌属于过去,名利地位都属于过去。如今大家又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看谁活得更长,活得更好,活得更快乐,活得更幸福。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风吹雨打,人又多了几分深沉和持重;世态炎凉,也让我们又了几分超脱和清醒。“官大官小,没完没了;钱多钱少,够花就好;声大声小,真情就好;千好万好,健康就好”。

这话说得何等好啊。

想一想老队长邓福龙、刘世彩、蔡景利、王小号都已过逝,远离我们而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享受生命的快乐呢?“人生常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杨各庄的乡亲们”,多保重啊!

 

尽管那“极左”的年代,“疯狂”的岁月,给我们留下了点点伤痕,留下了丝丝痛苦。我们也曾有过怨恨,有过打不开的心结。但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生呢?人生就是悲欢离合,就是喜怒哀乐、坎坷曲折,就是金樽美酒,花开花落……

    归来重逢,一切都随风飘散,时光流水,已让我们释怀,而留下的只有真情和友谊。不是吗?那一重重的握手,那一紧紧的拥抱,那无言的哽咽,说明了一切。而过去了的一切,又都化作了美好的回忆。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回想当年,很多人打开记忆的闸门,讲了很多令人感动而又鲜为人知的事情。

吴少华说:“‘白毛女’的创意是伟大的,是个奇迹,让人记忆,燃烧的激情难得呀。”

毛佩令动情叙说——

“为了抢时间,在12天内拍完全场,女同胞们排成一个圈,口喊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口号,一遍又一遍地颠脚尖,脚趾甲掉了一个又一个,滴滴鲜血往下流。”

“那时乐队没有总谱,只好动员在芭蕾舞团工作的老父亲,把五线谱改成简谱。因为那时不懂‘豆芽菜’,化妆更不懂,用豆油卸妆,好多女同志的脸都起了小疙瘩,真让人心疼啊。”

毛佩令还曾去抚顺歌舞团“偷艺”。硬是晚上不睡觉,把主要角色的动作都牢牢记在心里。为了“白毛女”的排练与演出,她付出了多少心血啊!

演“黄世仁”的林小峰说:“在乐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双管编制’,这让我终生受益。”

演“大春”的岑惠中说:“当年我们是剑走偏锋出奇兵……”

原乐队班班长卜之中说:“当年没有钱,买不起乐器,只好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做定音鼓和大贝司。”

夏金明代表当地小青年发言了。经过“白毛女”宣传队的锻炼,他们如今已成为北大荒的文艺骨干,名声在外。

柯宏、祝羽、王秀荣等,也都纷纷发言,诉说当年感人情景。

    如果说,十万转业官兵对北大荒的贡献主要在物质方面(开荒打粮),那么,知青对北大荒的贡献主要在精神和文化方面。伟大的知青精神一定会得到历史的尊重。

三天匆匆聚会,转眼又到了分手的时候。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短,而期待的时间总是很长。大家相邀明年瓜果飘香的时节,农场再见。 

让我们热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2011730

                                 修改于哈尔滨

 

    (苏鸿杰  19团“白毛女”宣传队队长  哈尔滨知青)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