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会客厅 >> 感悟感言
战友名录 (8)
现役军人 (35)
回访纪实 (64)
寻找战友 (1)
感悟感言 (10)
王路通:爱心献给需要爱的人
黑龙江兵团网   2009-9-1      作者:王路通    来源:
 

爱心献给需要爱的人

王路通

 

找回当年时光

 

为纪念同学毕业和下乡四十周年,原北京26中六九届二排的班里几位班干部,把当年住在北京能联系到本班的同学召集在一起,畅谈“风雨四十年”。

由于隔了四十年的同学几乎都未见面,这次聚会能通知到的全来了。二十多个同学聚在一起,真是热闹非凡。很多同学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相互辨认着。不时认出后,使劲拍着对方的肩膀,高叫当年同学的外号:

“啊!你是曹痞子!”

“啊!你是当年最淘气的‘死孩子’!”

“你是班长,叫‘慈盆’!”

“你是大大咧咧‘糊嘎巴儿’!咋还这德性?”

“你是当年在大兴县跳井救小孩儿的英雄——王建国吧?”

“咋头发都白成这样啦?”

“嗨!你小子上学时瘦得跟猴似的,多年不见都变成胖地主啦!当上百万富翁了吧?哈哈!”

男同学见了女同学也开起了玩笑:

“你咋满脸皱纹,都变成白毛女,像老太婆啦!你当年可是咱班上的一枝花呀!”

女同学自豪地说:“告诉你,我的孙子都会叫俺奶奶啦!”

老同学四十年没见面,一见面真是热情:相认,握手,拥抱,叙旧,合影照相,激动的心情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参加聚会的人每人都找回到了当年时光,从中得到了无比的快乐。

这时,一位爱开玩笑的老活宝“小辣椒”站起来,一本正经地发言:“我们都近六十的人了,千万要保重身体健康。我问大伙一个问题,当前世界上啥病最厉害?”

在医院药房工作的曹痞子先说:“当然是癌症啦。”

“小辣椒”摇摇头说:“不对,继续猜。”

在龙潭医院外科当医生的班长“慈盆”又说:“我知道,是心梗。这病抢救不及时,说死就死,对吧!”

“糊嘎巴儿”插言:“是猪流感,这回准没错。”

“小辣椒”说:“你们都没猜对。都不如一位农民答得好,他说,‘世界上病最重的病是yin病’。”

大伙都愣了,纳闷儿地问:“啥?yin病是啥病?”

“小辣椒”诙谐地抖出包袱:“那老农说,你们看报纸或听广播说大干部去世发讣告,都是得了‘因病’医治无效呀!”

会场由鸦雀无声,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好些同学把吃到嘴里饭菜都从嘴里喷出来了。

席间,我问邻座的荒友张岳:“咱们班的和咱一块到黑龙江兵团的“美国兵”咋没来?”

张岳挠挠头想了想说:“嗨!你说的是大鼻子刘兆千吧?哎!别提他了,听说他得鼻咽癌了,快到因病了。”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问:“你可别开玩笑,当年他在兵团扛起二百斤的麻袋行走如飞,他身体多棒呀,不会吧?他家住在哪儿?我俩抽空去看望一下。”

 “他家早搬家了,现在住哪儿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联系到他们在兵团一个连的一个荒友,能打听到他家的电话。”张岳说。

我急忙说:“你尽快打听他家的电话和地址,咱俩抽空去探望他,老同学不能见死不救呀。”

讲义气的张岳激动地说:“你放心,明天我就问‘美国兵’家的电话,为找到‘美国兵’来干一杯!”

我举起酒一碰杯就说“但愿‘美国兵’好好活着——干!”一大杯白酒一仰脖就喝干了。                                                              

聚会的时间一直持续到晚上近十点,同学们还沉浸在快乐与兴奋之中,久久不愿散去…….

 

终于找到“美国兵”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起床,就听见手机“铃--铃”的响声。我一接,是张岳打过来的。

电话中,他兴奋地告诉我:“美国兵”家的地址找到了,他家住在丰台海户屯12楼。家人说现在“美国兵”的病很重,医院已经不收他了,现在躺在家里,每天只靠喝一点点儿牛奶维持生命。同学来探望,家人表示欢迎。

我与张岳约好,上午930在木樨园集合,不见不散。

我和张岳前后脚到了木樨园,两人迈着急步向“美国兵”家走去。

核对好门牌,我“当当当”地敲起了破旧的防盗门。门吱嘎一声开了,走出一位近五十岁的妇女。她迎面就说:“你俩是我大哥的同学吧,快进屋。”

张岳说:“你是——”

“我是刘兆千的弟媳,我嫂子去街道办房产证去啦,得待会儿回来。”说完,那女人把我俩领进狭窄的南屋。

一进屋,我们看见躺在床上的老同学,心里不由地喊了一声:这是四十年前的同学刘兆千吗?                       

当年的刘兆千,是近一米八的大个子,长得浓眉大眼,一双褐色大眼睛。最突出的是他的高高的大鼻子,有点像当今歌坛的混血人费翔,是个很精神的漂亮小伙儿。所以同学给他起了个很贴切的外号——“美国兵。”

如今,他已经是骨瘦如柴。浓密的头发和眉毛,因化疗脱得稀稀拉拉,大大的眼睛一只瞪得老圆,一只眼咪咪的难以睁开,脖子右下鼓出带血的脓包。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三年来由于只能以左侧的脸靠近枕头睡觉,脸已变成不规则的四棱形。看到老同学面目全非吓人的面孔,真叫人不寒而栗。

他弟媳靠近他耳朵大声说:“大哥,你同学来看你来啦!”

他好似没听清,囔囔地说:“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弟媳又重复了一遍。这时,只见他抬起颤巍巍的右手,示意要坐起来。弟媳忙扶着他的肩膀,艰难地坐起来,一只眼在斜视端详我俩。

张岳贴近他的耳根前儿,大声地说:“我是老同学张岳,咱一块儿到的兵团,咱俩还是一个连队的呀。”

张岳又指指我,说:“这是咱班的王路通,你想起来了吧?”

待了一会儿,刘兆千微微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吃力地说:“哦!我想起来了,你俩是老同学,咱又是老荒友。”他往前挪挪身子,伸出干瘪的大手——

我们急忙上前,六只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三人眼角都泛起难以表达的泪花。

这时,弟媳又急忙拿出纸,擦去他脖子上流出的脓血。她转脸高兴地说:“今儿你们来,他太高兴了。他有一个月没坐起来和别人说话了。平时吃喝拉撒都在床上,靠吸点儿牛奶维持着。家人黑白天的轮流照顾着。”

说了一会儿话,刘兆千摆手,示意累了,要躺下。在弟媳的搀扶下他又艰难地躺下了。

弟媳接着说:“我大哥,在兵团待了七年后,办困退回了北京。回城后在家又等了半年,才分到丰台区红狮油漆厂的附属分厂当工人。九十年代末,由于经营不善,该厂倒闭。我大哥买断了工龄,退休在家。每月领取微薄的救济金来维持家业。同时还要省吃俭用供孩子上大学。由于油漆厂甲醛超标,长期在那个环境中工作,鼻腔高度中毒。回家不久鼻子经常出鼻血,到医院一做CT检查,医师诊断为深度鼻咽癌。当时,我嫂子一看诊断书,差点昏倒在地。”

弟媳喝了口水,接着说:“我们拉着大哥强住进医院。又吃药又打针,结果,花了不少钱,病反而越来越重。后来又放疗和化疗,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再后来癌细胞窜到淋巴,使他的耳朵听力受到影响,几乎听不到声音。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眼只能斜视才能看出人和东西。嗓子被淋巴结几乎给堵住,吃饭相当困难,只能靠吸管喝些牛奶来维持生命。现在哪家医院也不敢收他,只好躺在床上等……”

她开始哽咽了,实在说不下去了。

听到此时,我和张岳也悲伤到了极点。

我说:“你有笔和纸吗?记下我们的手机号码,有什么急事赶快告诉我们,不管啥时候打我们手机,我们会立即就赶来。”

弟媳找出笔和本,我写下我俩的手机号码和姓名。

然后,我俩同时从兜里各掏出几百块钱放到桌上,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俩为老同学尽的一点微薄之力,请你替兆千大哥收下。回去我们会呼吁更多的同学和荒友,献出爱心,赞助你们一把。深切期盼兆千早日康复。”

弟媳用颤抖的手接过钱,放到兆千眼前。她激动地说:“大哥,你睁开眼看看,这是你同学的一片心意呀。”

此时的老同学已说不出话,浑身颤抖,激动得泪流满面。

我快回到家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接听,是个女同志的声音:“你是王路通吧?我是兆千的爱人王纯玉。刚回家就听弟媳和我说了。你看你们,大老远的来看兆千,还放下那么多钱,我太感激你们啦!您能告诉我你家地址吗?哪天好去你家当面谢谢。”

我说:“你太见外啦,尽我们一点微薄之力是应该的。我会告诉更多的荒友来看望你们,帮助你们。你照顾兆千这么多年,更辛苦的是你呀。”

听得出,对方电话没挂断,话筒中传来了对方的抽泣声……

这时的我,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几乎失声大哭起来。

 

爱心升华  心灵净化

 

通过同学在一起聚会,我收获了欢乐;又通过看病友,爱心得以升华。同时,也是自己心灵上的又一次净化和充实。

我想,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一只手去帮一把,需要帮助的人的心中就会注入一股温暖的阳光,使他们心灰意冷接近枯萎的心灵,产生一丝光明和重新燃起希望。使他们虽身处冰冷孤岛,但在孤寂中见到人间通过爱心架起的桥梁,会感觉到人间美好的一面。

忽然,我想起我们兵团网站一位网友发表的感慨:我们荒友经历了八年的磨练,积累起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它是我们荒友的精神财富。我们要把这笔宝贵财富化为一颗爱心,去帮助需要关爱的人。

我又想起一个哲人告诫我们的话——

把自己的疾病留给医院,

把自己的生命安排交给上帝,

把快乐留给自己,

把爱心献给别人。

 

我深深地感悟到:哲人说的还是有局限性,要把我们自己的快乐和一片爱心献给别人,去赢得别人的快乐!这是我们活着的人最大的快乐,这种爱和快乐,将是人类在世界上追求和谐社会的最高精神境界的核心所在。

 

作者: 王路通  黑龙江兵团网编委

2009828

 

 

 

 

 
最新评论
让我们都献出一点爱[2009-9-2 14:04:43]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黑客练手,不会对网站恶意攻击。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