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问团 | 编委会 | 网主语 | 新闻窗 | 会客厅 | 文字屋 | 影像楼 | 实物馆 | 人物吧 | 档案室 | 留言板生活通
黑龙江兵团网  >> 文字屋 >> 长篇连载
评论 (72)
感悟 (41)
书简 (0)
大地诗抄 (74)
当年亲历 (198)
长篇连载 (22)
连队写真 (117)
赵德全: 难得明白—《爸爸和我》连载之十
黑龙江兵团网   2009-5-25      作者:赵德全    来源:
 

三三  难得明白                                         

 

每年春秋两季,南北迁徙的野鸭大雁,都在半截河的两岸附近落脚、觅食和过夜。在连队砖厂东侧的沙果园前十二号地南,散生林四周的荒草甸子,地势低洼,常年积水,同样也是这些候鸟的栖息之地。这里离连队较近,我宁可在这里碰碰运气,也不愿意去遥远的半截河畔,冒着蚊虫的叮咬而设伏。

七三年秋收,我们在六号地收大豆,孙猴子拿猎枪埋伏在河边。晚上九点多,他一枪打了六只大雁,一只受伤游到对岸,两只顺水冲走,虽拿回三只,可真是让我眼馋。

七五年一开春,我就在这里打到过一只肥大的野鸭。我每次来到这里,上空经常出现一种黑白相间、不知名的水鸟,一两只交替着在我的头顶上下翻飞,叫声不断,还来回换班。不知是我侵犯了它们的领地,还是它给那些外来的候鸟们通风报信。我虽不敢开枪,却都举枪瞄向它们,以解心头之恨。它们一叫,我的后背就有一种发凉的感觉,那些外来户随之也飞到高空盘旋,久久不肯下落和飞走,我也只好无功而返。

一天夜班休息,我吃完午饭后,顺公路迂回到果园里,躲过了报信鸟的视线,从果园边进入排水沟。然后,顺着排水沟,弓着身子前进,慢慢接近目标。快进入射程时,排水沟浅了,我又成为了一名军人,以标准的姿势匍匐前进,终于接近了目标。我感觉大雁并没有发现我,因为我没听见大雁叫,天上也没有大雁在飞,就仰面躺在沟里,稍微喘息片刻。

之后,我转过身来,悄悄探出头来目测距离。随后把标尺定在175,子弹上膛伸出枪。这时,我看到扳机护圈里塞满了泥,就抽回枪抠泥。我怕万一抠响了,本想退出子弹,又想注意点没事,就用大拇指横向去摁护圈里的泥。我一使劲,泥巴没出来,枪却响了。子弹飞向天空,大雁也随着枪声惊叫着飞向天空,盘旋一阵后,就排着人字形队伍向北方飞去。我浑身是泥,有气无力地傻坐在潮湿的地上,无奈地望着北飞的大雁,在我的视野里渐渐消失……这是我的第一次枪走火。

在五号地,我们四台车夜班耙地,我和陈东发一班。上半夜,我正开着车,忽见四只狍子在地头的草甸子边走过,不过一百米。我急忙叫东发开车,自己从身后抽出口径枪,跟东发说:“用灯照着狍子!”我举枪瞄准,还没找到缺口和准星时,狍子眼看就要走出灯光的照射区了,我只好在机车行走当中,急忙扣动扳机。然后就生气地问东发:“你为什么不跟着狍子照亮!”东发说:“我怕跑堑。”我也只好作罢,但心里很生气。然后我又开车沿地头,用大灯在草甸子里搜索一遍,没发现什么,把车又交给东发开。

为了避免回来时再遇见狍子而耽误时间,我就把枪关上保险,坐在一旁,时刻准备着。又来回好几圈,也没碰见狍子。看着地头移动的马灯亮和晃动的手电光,我们知道炊事员送饭来了。于是,几台车不约而同地直奔地头开去,对头围圈停在一起,不熄火,我们就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吃夜班饭。

饭吃到一半,我想起了枪,于是就撂下饭碗,上车要把子弹退出来。枪口冲右,横放在坐垫子上,我从左侧上车,用右手去开保险。我又怕走火,就轻轻去扳保险,两耳仔细听着动静,一切正常。可就在我拉枪栓时,枪栓拉不动。我又把枪拿起来,用右手使劲一拉,弹壳从枪膛里蹦了出来。我连忙下车,质问东发:“你是不是动枪了?”他说:“我没动!”我还是不信,他又说:“你看看,你打完,我一直开车,吃饭时就下车,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动。”我想也对,再说他也不明白口径枪。

我也不吃饭了,又上车查看。只见驾驶员的右侧驾驶室后角,手盖大的铅饼贴在铁皮上。我用手一抠,铅饼就掉了下来,留下一个黄豆粒大的坑,坑中间还裂了缝,这肯定是我在开保险时打响的。四台车怠速着火的声音也不大?可是为什么没有听到枪响,我始终没有解开这个谜。后半夜,我也没看到狍子,这就是我的第二次枪走火。

下班后回食堂吃饭时,听长顺说他在后半夜看见了三只狍子,我断想,一定是我前半夜打中了一只。我一说,长顺就迫不及待的要和我去找,我俩一拍即合,放下碗筷就急匆匆地奔向五号地。在地号西边的草甸子里来回找了好几遍,就连半截河边也去看了看,仍不见踪影,还耽误了半天的觉。

这两次枪走火,都是我疏忽大意,明知故犯。我希望你们千万不要像我这样马虎,既然想到了,就要做到。我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幸亏没出大事。就是这个陈东发,在七五年春节后的军训中,差点出大事。冲锋枪打靶时,是先打三个单发,然后是一个二连发,再后是三连发。当时我正在靶壕里铺棉袄,准备报靶,还没等我准备好,他就先打个二连发。“砰砰”两声枪响,子弹打在靶壕头,崩起的冻土块都落在了我的脖颈子里,真是危险。

第三次枪走火,是在七六年团里军事会操的第二天。头一天,警通排电话班的刘大胡子(刘殿来),五枪中了四十八环。还没有人超过他,别人都不服,他们就把这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于我,团里的林副参谋长和作训股董参谋也都在鼓励我。按要求,我应在一号靶台,因刘大胡子是在二号靶台打的,于是,作训股特意把我调到二号靶台,还是用刘大胡子用的那支枪。一溜八个靶台,靶台之间,间隔两米左右。

由于肩负重任,我就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心情也是格外紧张。我趴在靶台上,据枪瞄准。由于心跳加剧,呼吸加快,我的身体起伏不定,眼盯缺口准星也是一跳一跳的。好不容易瞄准了,气又不够用了,我又松开扳机,喘了几口气。林副参谋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赵,别紧张!慢慢来。”好几个人都在一号靶台旁看着我,你说我能不紧张吗?我能放松下来吗?我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瞄向百米之处的半身胸环靶,慢慢扣动扳机。“砰”的一声,一号靶台的枪响了。随着枪声,我一紧张,手指不由自主一动,我的枪也响了。

之后,领导和战友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二号靶。我的眼睛盯着报靶竿,耳朵失聪,期待着奇迹的出现。挪动的报靶竿,始终没有停在环数的位置上,可能报靶的同志也在认真仔细寻找弹着点。又过了一会儿,就见报靶竿有意地在靶前划了好几个大零蛋。脱靶!这时,我的耳朵又突然恢复常态,左右两边激烈的枪声压过了大家的叹息声。我看没戏了,就连续放了四枪。三十七环,没及格。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开枪枪走火。

这就是我的三次枪走火缘由,我再次希望你们不要学我。要时刻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要保持一颗平稳的心态,还要学会放松自己,解脱自己。

三四  球队初恋

七五年九月球队解散后,我回到连队就投入到了秋收、深松、积肥改土的大会战。露宿风餐,饱尝严寒,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变迁,兵团的体制已不适应形势的发展。根据上级指示,兵团改为农场总局,师改为农管局,团改为农场。但平时仍然是兵团的叫法,一时改不过来。一九七六年五月,我团改称“迎春农场”。六月十八日,我作为连里的一员参加了团里的军事会操,并取得了优良成绩。

回到连队不久,我们又到十连参加篮、排球预赛。今年团里要求,凡是团队球员一律不准参加连队比赛,因此,我只能在赛区做些裁判和服务工作。眼看着连队没能像去年一样进入决赛,真是有劲使不上,爱莫能助。预赛结束后,我便留在团里做决赛的服务工作。最后,团汽车队(运输连)获得冠军,修配厂(修理连)也和我连一样,没能进入决赛,所以意见很大。最后团里决定,明年团队球员可以随本连队参加比赛。随后,我就留在团篮球队集训,准备参加管局(师里)的篮球赛。

今年我们球队宿舍,还是去年的老招待所宿舍。我们男队的6号调离和13号病退返城外,其余都在。只是女队新来了一名队员,也是哈市七十五中知青,一米七多的个头,健壮的身体,冲天两个小刷梳,衬托着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显得十分匀称。12号球衣,和我打一个位置,右前锋,绝对主力队员。

在团部前的两个球场上,男、女队各占一个球场训练。每天的训练十分枯燥乏味,运球过人,切入上篮,快攻配合,定点跳投,紧逼盯人,各种防守,反复训练。偶尔也去团直各连队练练战术配合,打打友谊赛。有时自己也三人一组打配合,谁赢谁下场,谁输谁继续打,这是惩罚性的训练。

一天下午,我正在场上练快攻上篮,忽听有人喊:“5号接球!”我拿着球还接什么球?很纳闷。过一会又听有人连喊5号,这时我才知道是女12号在喊女5号,原来是一场误会。还有一次,在练定点投篮,我已经连续投进五十多个了,还想多进几个创纪录。可就在我捡球时,无意之中发现了12号和5号也坐在看台上观看,特别是12号的异样眼神让我很不自在,球也进不去了。我毫无办法,也只好上一边凉快去了,还让教练批评了,很不划算。

从此以后,我就留意了12号,训练时也难免向女队的球场扫视几眼。特别是在食堂吃饭时,我也透过嘈杂的人群,偶尔偷偷斜视一下12号,可每次都能和她的目光不期而遇。但我的目光每次都被她的目光打得落花流水,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移视线,可心里却是怦怦乱跳。我这腼腆的目光哪能和她那灼热的目光相抗衡,我实在难为情。此后,我再也不敢随便把目光投向12号了,只能暗自调整了位置,用后背来抵挡那射过来的、我看不见的、似有似无的丘比特神箭。只能在训练场上的不经意之中,有意地看着远处的景色,顺便再把余光扫向女队场地,看一看12号在什么位置,我甚至怀疑我是在自作多情。

今年管局的首届篮球赛,十分有特点。边批“右倾翻案风”,边赛球,还要贯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方针,政治气候特别浓。赛前,两队要开赛前会,双方要互相交流思想,还要摆出自己球队的优缺点和长短处,然后才能上场比赛。而且,各队队员的特长也打印成册,每名队员人手一份,老队员谁都清楚谁,可新队员就不得而知了。真是知己知彼,就是不知是真是假。

七六年八月,首先在四十团预赛。四十团,是原铁道兵农垦局八五一一农场(完达山农场),在密山东三十公里的密山、虎林、宝清三县交界处的兴凯镇。她背靠巍巍屹立的完达山脉,是当今“完达山”乳品的发源地。

我们白天参加比赛,晚上在俱乐部演电影《欢腾的小凉河》,观看的人寥寥无几。我们也没去看电影,呆在招待所里闲聊。这时爸爸和四十团团长也来看望了我们球队,四十团王臣团长就是我们团的原参谋长。并且知道了兵团的撤消,爸爸这些现役军人也都在待命,等候分配。第二天,爸爸还和我们球队全体队员合了影。预赛结束,我团男、女队轻松进入决赛。(照片55

这次决赛是在管局的室内篮球场举行。于是,我就可以在家里住了。决赛期间,我还把部分队员带到二一六厂后面的庄稼地头,打了一阵手枪。因地形条件不佳,为确保安全,半自动步枪成了摆设。又因二一六厂的靶场我们进不去,家里的这支半自动步枪,就连我都没放过一枪,实在是太可惜了。

管局(师部)在密山城西十几公里的连珠山镇,为方便师里和各团的交通与通信,铁路部门特意在此设了乘降所。师部警通连的战士都在这乘降所上下火车,把上级的命令和文件及时传达给各团,各团警通排的战士都按时等在各自的火车站台上接收文件。有时还像铁路员工传达紧急指示一样,用一个带皮包的圈型专用器械,列车不停上下一抄也能同样完成任务。另外这里还有师直的招待所、水泥厂、乐器厂和二一六厂等等。

在家这几天,看到爸爸忧郁的神色,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爸爸还是天天去看赛球,为我们球队助威加油。我问妈妈关于爸爸的情况,妈妈说爸爸可能要转业,所以才这样。原来爸爸回想起自己舍生忘死,南征北战三十多年,眼看就要脱下军装,心理很不平衡。一生中,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坎坷、误会、错怪和批判,以及种种的不公正待遇,都没有动摇他的信念。想到这些,爸爸再次落泪了(第一次是得知我奶奶去世时)。这时正赶上反击“右倾翻案风”,每当和老战友闲聊时,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和不应该,总是叫人不理解。爸爸不再像以前那样,多少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始终没让自己的“影子”再现。

在和四十三团的一场关键比赛中,打平后加时五分钟。为了赢得这场比赛,我们的教练就直接交待:“寻找机会,多给小赵球,掩护他投篮。”可能对手也是这样交待的:“不让5号拿到球!”于是,全场紧逼人盯人。这场五分钟的加时赛,变成了罚篮赛。

他们派出一名大个队员用双手夹着我,不让我接球。他不管球权在谁手,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我跑到哪他就夹到哪。我这个难堪,根本就摆脱不了。不管是前场、中场还是后场,只有我俩在较劲,场上变成了另外八个人的比赛。更有意思的是,队员们在前场罚篮,我俩还在后场打太极拳。直到观众们哄堂大笑,裁判一劲鸣笛,我俩才停拳收式,真是太投入了。就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感到好笑和不好意思,但我们还是领先三分赢得了这场比赛。这名队员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姓名和号码,这里就不做说明了,只告诉你,他和我同姓。

在密山机械厂场地的最后一场决赛中,是和师机械厂队,他们大部分是原师队的球员。赛前双方领队、教练和队长都开了会,而且还说不赢我们。比赛开始后,我们也一直领先,上半场打完休息时,双方教练还在一起有说有笑。所以下半场就打和平球,你队进一个球,我队也得二分,你来我往,就像表演赛一样,犯规也少,比分也在同时上升,我们毫无戒备。可就在最后几分钟内,对方一阵猛攻,等我们明白过来,为时已晚。我们上了鬼子的当,稀里糊涂输了这场比赛,与冠军痛失交臂。过后,我们一直埋怨教练阿连德,说他是叛徒特务,是不是让人收买了等等。女队在决赛中得了第五,今年我团男、女队的成绩和去年正好相反。

回团之后,球队没解散,准备在我团举行一场政府、林业局、粮库、兵一机和二十团(八五二农场)、二十一团(八五三农场)、五十八团(红旗岭农场)转运站参加的地区篮球邀请赛,定于九月十日上午开赛。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上午,天气晴好,作为东道主,我们都在做赛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下午,天空中虽然没有云彩,可却看不到太阳,气温也很低。四点左右,我们全体队员正在团部球场画场地。这时,广播喇叭里传来了举世震惊的噩耗,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了!我们大家顿时惊呆了,停止了手里的工作,坐在原地收听广播,女队队长当时就失声痛哭。

于是,团里临时决定,取消赛事及一切娱乐活动。为了保证团部周边地区的良好环境和秩序,维护和稳定社会治安,团篮球队立即发放武器,二十四小时值班。每班四人,两男两女,两班两组,昼夜巡逻。同时还要在三个电视放映点执勤和维持秩序,以便让人们能够及时收看到北京中共中央悼念毛主席逝世的实况转播。由于当时的电视转播、收视条件有限,屋里温度又高,电视图像很不稳定,有的连队从进去到出来,还没有看到完整的画面。

也不知是谁编的班,也不知是有缘还是有意。我们班的四人是男5号和6号,就是我和队长,队长高官(高官民、鸡西知青)是车队驾驶员,女队员是9号和12号。我们是夜班,在俱乐部西侧的新招待所有一个房间,是我们的临时休息室和交接班地点,天亮交班后便回到老招待所宿舍休息。我们一起值班,一起巡逻,还一起跟队长到车队的菜地里偷摘过西红柿吃。

九月十八日,长顺从连队来到球队,特意给我背来了小半麻袋西瓜。追悼会过后,他就返回连队了。

晚上,我们巡逻回来,已是十点多了,我们在新招待所的值班房间里休息。由于白天参加毛主席追悼大会,没睡多少觉,队长和9号已经各自躺在靠窗户的床上睡着,我们俩分别坐在对面挨门的床上。她靠在东墙上,左右脚交叉,双手合十夹在膝盖之间,好像有点冷。我靠着西墙,低着头把手中半自动步枪的保险,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我几次紧张地抬起头来,要把想好的话说出来,可一碰到她的目光立即就忘了词,只是相对一笑。这时她说:“你睡一会儿吧,”脸上带着微笑。我忙说:“你睡吧,我不困。”说完又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在激烈地跳动,双手仍旧在摆弄着枪的保险。她接着说:“我也不困。”

后来,也不知怎么开的头,我们就谈起了对当前形势的看法以及每每事事的见解和态度,都是那么的相同和默契。还谈到了某人和某某正在搞对象,某某人怎么差劲等等,虽是背后犯了点自由主义,但我们谈得很是开心,很是投缘。不知不觉,时间到了后半夜一点,又该去巡逻了。这时她说:“咱出去吧?”眼里含着神秘。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内心极为矛盾,就用征求和试探的话语说:“用不用叫他们?”她迟疑了好一会,眼里又带着冷漠,突然站起来,对队长的脚狠狠踢了一脚,大声说道:“起来吧!到点了!”令我非常震惊。(照片56

于是我们又一起出去巡逻。在路上,我的内心只是一个悔,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我们俩谁也没有吱声,只是默默地跟在队长后面,肩背步枪,迈着沉重的步履,在团直的各个单位和住宅区巡逻了两遍。回来时,已经天亮了。交班后,我的心情很不好受,还是一个悔,连饭也没吃,上铺就睡觉了。

一觉醒来,天已过午。一翻身,就看见枕旁右侧放着一包糕点,不知是谁放这的,我没敢动。别的队员回来时便逗我说:“你真好,还有拉非克(朋友)给送吃的,我们先尝尝。”我没说什么,继续想着昨晚的事,和悔较上了劲。他们不一会儿就品尝没了,我也没吃着,也根本就不知到底是啥。我眯眼装睡,心里在想:能是她送的吗?难道又是我自作多情?至今仍是个谜。从此以后,我每当见到她时,总是回避她那双火辣辣的大眼睛,但心里总是希望能够天天看到她那双深邃莫测的大眼睛。

这样,我们球队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十.一”过后,各回各连队继续修理地球。虽昙花一现,但毕竟是我的初恋。

三五  武装集训

在七四年的七月份,为适应战备形势,把原解散的值班营在生产连队重新成立,改称武装营。我连是一个排,隶属武装三连。为此,连里委派副连长奚中其、排长杨宗颐(上海知青、143车驾驶员)和我,到团作训股参加军事训练,历时一十五天。

这些天,我们从基础常识开始,到射击、投弹,以及连、排的进攻防守,都进行了演练。还到前指五林洞和珍宝岛看了地形,看了我们的防区。四平山、224.1181、大、小无名高地五个山头的阵地和山洞工事都看得非常仔细,并熟悉了自己的防御阵地和工事,以及各连和营部指挥所的位置,还有与三十五团(庆丰农场)的结合部长缨桥,前指方向的结合部我已记不清楚了。(照片57.58

在四平山顶上,杨排长在一棵腐朽的老面包树(椴树)上看见了蘑菇,我和副连长帮忙采,一会儿就采满了一种子袋。在大无名高地上,一名排长还采到了一个挎包大的猴头,老值班营有经验的干部马上在周围找,猴头一般是对称长着。终于有人看见了,在一棵腿肚粗的树尖上还有一个,树太细上不去,用枪打,边境一公里以内不准放枪,毫无办法,我们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它,向山下走去。

回到团部,我们唱着:“走向打靶场,高唱打靶歌,豪情壮志震山河。子弹是战士的铁拳头,钢枪是战士的粗胳膊……”来到后山靶场,又进行了实弹考核。

手榴弹实弹投掷,投掷者都是在掩体里往山下扔,然后趴在掩体边看着手榴弹在地上蹦了几下就爆炸了,弹片嗖嗖直飞,在山上看的其他同志也都躲在树后。唯有机炮连的一位排长(哈市知青)仍盘腿坐在地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没事,根本崩不到这里。”话音还没落,自己就手捂眼睛站了起来。大家近前一看,上眼皮出了点血,一个比小米粒还小的焦炭状弹片沾在出血点上,再往下一公分事就大了。真是投实弹,危险无处不在!

夜间射击都比较好,只要瞄准好,击发稳,都是九、十环。特别是报靶,曳光弹打在靶挡上哧哧冒火,就像电焊一样,照亮靶壕。打飞的跳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亮线,就像节日的礼花,流光溢彩。所以,我一直都在报靶,都在欣赏着这条靓丽的风景线。

连队每年两次的军训,都是利用大田播种完毕还没中耕时的空档,还有春节前后的空闲时间,但大部分都是在春节前后集训。

七六年春,为了加强连队的军事素质,迎接团里每年一度的军事会操,连里研究决定在此空闲期间,抓紧时间训练,以提高连队的军事素质和训练成绩。往年参加团里军事会操,连里都是挑枪法准的战士拿好枪去,但今年团里从实战出发,要求参加者必须是注册的建制班人员和枪号,不许弄虚作假。

为此,经团作训股批准,由王副官组织实施,把连队的所有武器装备重新校验一下。于是,连里播完大豆,王副官和奚副连长带领杨排长和我开始了校枪。

连部前的九号地,地势平坦,今年播的正好是大豆,还没出苗。南面是十号地和小南山,和十号地交界是一条排水沟,正好是报靶的天然靶壕。在离靶壕一百米处稍加修整,培上点土,就是很好的靶台。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人和文书就把连队的两挺转盘轻机枪,八枝折叠冲锋枪,还有二十来枝7.62步骑枪以及必要的工具分批带到临时校枪场。

我主动要求去报靶。排水沟里,机务排的宝贝(大棉袄)铺在地上,我坐在上面,仰头靠在沟壁上,手拿报靶竿,一次次地指示着环数和弹着点。百分之九十的枪支打一两枪就过关了,还有几支枪略一调整也完好如初。一挺机枪把准星都快拧掉了,还是高,最后只好把标尺锉下去了不少,才恢复常态。同样,报靶竿的小牌牌上,不知啥时也被枪弹穿了几个眼。

最后,只剩一挺机枪不退壳、没连发和一枝步骑枪不着靶。于是,王副官叫排长去报靶,让我打几枪,我首先用步骑枪打了三枪,排长的报靶竿在画圈,根本没着靶。王副官对我说:“小赵,你看看,步枪打不着,机枪也不退壳。”正说着,王国义副指导员来了。

王副指是山东支边青年,没打过枪,他是想来过过枪瘾。王副官在这枝步骑枪里压了五发子弹说:“王副指你来打两枪。”王副指也不客气地说:“我趴着打不得劲,我蹲着打。”说完就蹲着举枪瞄准靶子开了一枪。这枪一响不要紧,王副指一下坐到地上,枪也掉在地上。7.62步骑枪的后坐力相当大,我们看到这些就是一阵大笑。这时王副官说:“你这像拉屎似的,枪没砸着脚就不错了!赶紧趴着打吧。”王副指也知道了厉害,不得劲也得劲了,然后就趴在靶台又打了四枪。

我立即跑到靶前仔细察看,这时排长指着靶腿说:“你看,这有个眼。”我一看,靶右下半米多的腿上有个弹孔。我满怀希望对排长说:“我放两枪,你报一下!”我立即跑回到射击地点,瞄向靶子的左上角半米即靶腿弹孔的对称点,开了一枪。因着急,据枪姿势不佳,把我的右肩坐了一下,还很疼。我顾不得这些,急忙看着排长的报靶竿,右下八环。于是,我又穿上大棉袄,修正一下开枪,左上十环;又打一枪,右九环。我马上用锤子把准星座向右磕了磕,又根据步骑枪的百米十九公分弹道高,把准星用锉锉了还是旋入了三圈多,我记不清楚了。之后,我把枪交给王副官,他又打了三枪,正下八环。接着他把准星略微处理一下,又打两枪,都是十环。成功了!我又用扁铲把准星座固定好。后来我猜测,这个准星座一定是后配的,没经过校验。

我们真是太高兴了,这枝连里只有两枝铜箍护木的步骑枪完好归队,可是我的右肩贴上伤湿止痛膏,还疼了好几天。我至今还记得这枝步骑枪的枪号是4322,我的折叠冲锋枪枪号是486

王副官又对王副指说:“你为咱威虎山立了一大功,再奖励你打打机枪咋样?”说完,就在弹盘里压了十发子弹,咔喳一声,按入这挺故障机枪上,大栓一拉,哗啦一响,子弹就上了膛。然后把机枪架在靶台前,右手一伸:“王副指,请吧!”王副指双手抱拳连连作揖:“谢谢!谢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完又趴在地上瞄准,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没连发。

王副指抬头看着王副官,疑惑地说:“王副官你可别逗我?”有点莫名其妙。王副官笑着说:“还是你水平高,连发打出了个单响,比快慢机还好使,我们最次也得打三、四发点射。”王副指又把机枪往后拽了拽,贴紧肩膀继续扣扳机,没响。他又疑惑地看看我们,我也笑着对他说:“可能卡壳了吧?”王副指一拉枪栓,弹壳蹦了下来。接着又继续瞄准击发,还是单发。

这时我突然发现靶台上的土,被哧了起来,我上前一看,明白了。原来是枪腿上的活塞导管前有个气体调整阀漏气,以至于不退壳。调整阀有冬夏之分,我马上把开关扳向夏位置,拉栓退壳上弹,然后叫王副指继续打。王副指好像还没瞄准好,就听“哗”的一个连发,把王副指自己吓了一跳,嘴里还说:“好、好,真过瘾!”说着又扣了一下扳机,“哒、哒”两声,原来刚才一下子打出了六发子弹。

这样,我们用半天时间,消耗一百多发的子弹,把全连的武器装备调整到临战状态,终于尘埃落定。可是,十号地的小麦却出现了一条浅黄的沟,和绿色的麦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天后,又逐渐恢复了原貌。

 

 

三三  难得明白                                         

 

每年春秋两季,南北迁徙的野鸭大雁,都在半截河的两岸附近落脚、觅食和过夜。在连队砖厂东侧的沙果园前十二号地南,散生林四周的荒草甸子,地势低洼,常年积水,同样也是这些候鸟的栖息之地。这里离连队较近,我宁可在这里碰碰运气,也不愿意去遥远的半截河畔,冒着蚊虫的叮咬而设伏。

七三年秋收,我们在六号地收大豆,孙猴子拿猎枪埋伏在河边。晚上九点多,他一枪打了六只大雁,一只受伤游到对岸,两只顺水冲走,虽拿回三只,可真是让我眼馋。

七五年一开春,我就在这里打到过一只肥大的野鸭。我每次来到这里,上空经常出现一种黑白相间、不知名的水鸟,一两只交替着在我的头顶上下翻飞,叫声不断,还来回换班。不知是我侵犯了它们的领地,还是它给那些外来的候鸟们通风报信。我虽不敢开枪,却都举枪瞄向它们,以解心头之恨。它们一叫,我的后背就有一种发凉的感觉,那些外来户随之也飞到高空盘旋,久久不肯下落和飞走,我也只好无功而返。

一天夜班休息,我吃完午饭后,顺公路迂回到果园里,躲过了报信鸟的视线,从果园边进入排水沟。然后,顺着排水沟,弓着身子前进,慢慢接近目标。快进入射程时,排水沟浅了,我又成为了一名军人,以标准的姿势匍匐前进,终于接近了目标。我感觉大雁并没有发现我,因为我没听见大雁叫,天上也没有大雁在飞,就仰面躺在沟里,稍微喘息片刻。

之后,我转过身来,悄悄探出头来目测距离。随后把标尺定在175,子弹上膛伸出枪。这时,我看到扳机护圈里塞满了泥,就抽回枪抠泥。我怕万一抠响了,本想退出子弹,又想注意点没事,就用大拇指横向去摁护圈里的泥。我一使劲,泥巴没出来,枪却响了。子弹飞向天空,大雁也随着枪声惊叫着飞向天空,盘旋一阵后,就排着人字形队伍向北方飞去。我浑身是泥,有气无力地傻坐在潮湿的地上,无奈地望着北飞的大雁,在我的视野里渐渐消失……这是我的第一次枪走火。

在五号地,我们四台车夜班耙地,我和陈东发一班。上半夜,我正开着车,忽见四只狍子在地头的草甸子边走过,不过一百米。我急忙叫东发开车,自己从身后抽出口径枪,跟东发说:“用灯照着狍子!”我举枪瞄准,还没找到缺口和准星时,狍子眼看就要走出灯光的照射区了,我只好在机车行走当中,急忙扣动扳机。然后就生气地问东发:“你为什么不跟着狍子照亮!”东发说:“我怕跑堑。”我也只好作罢,但心里很生气。然后我又开车沿地头,用大灯在草甸子里搜索一遍,没发现什么,把车又交给东发开。

为了避免回来时再遇见狍子而耽误时间,我就把枪关上保险,坐在一旁,时刻准备着。又来回好几圈,也没碰见狍子。看着地头移动的马灯亮和晃动的手电光,我们知道炊事员送饭来了。于是,几台车不约而同地直奔地头开去,对头围圈停在一起,不熄火,我们就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吃夜班饭。

饭吃到一半,我想起了枪,于是就撂下饭碗,上车要把子弹退出来。枪口冲右,横放在坐垫子上,我从左侧上车,用右手去开保险。我又怕走火,就轻轻去扳保险,两耳仔细听着动静,一切正常。可就在我拉枪栓时,枪栓拉不动。我又把枪拿起来,用右手使劲一拉,弹壳从枪膛里蹦了出来。我连忙下车,质问东发:“你是不是动枪了?”他说:“我没动!”我还是不信,他又说:“你看看,你打完,我一直开车,吃饭时就下车,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动。”我想也对,再说他也不明白口径枪。

我也不吃饭了,又上车查看。只见驾驶员的右侧驾驶室后角,手盖大的铅饼贴在铁皮上。我用手一抠,铅饼就掉了下来,留下一个黄豆粒大的坑,坑中间还裂了缝,这肯定是我在开保险时打响的。四台车怠速着火的声音也不大?可是为什么没有听到枪响,我始终没有解开这个谜。后半夜,我也没看到狍子,这就是我的第二次枪走火。

下班后回食堂吃饭时,听长顺说他在后半夜看见了三只狍子,我断想,一定是我前半夜打中了一只。我一说,长顺就迫不及待的要和我去找,我俩一拍即合,放下碗筷就急匆匆地奔向五号地。在地号西边的草甸子里来回找了好几遍,就连半截河边也去看了看,仍不见踪影,还耽误了半天的觉。

这两次枪走火,都是我疏忽大意,明知故犯。我希望你们千万不要像我这样马虎,既然想到了,就要做到。我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幸亏没出大事。就是这个陈东发,在七五年春节后的军训中,差点出大事。冲锋枪打靶时,是先打三个单发,然后是一个二连发,再后是三连发。当时我正在靶壕里铺棉袄,准备报靶,还没等我准备好,他就先打个二连发。“砰砰”两声枪响,子弹打在靶壕头,崩起的冻土块都落在了我的脖颈子里,真是危险。

第三次枪走火,是在七六年团里军事会操的第二天。头一天,警通排电话班的刘大胡子(刘殿来),五枪中了四十八环。还没有人超过他,别人都不服,他们就把这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于我,团里的林副参谋长和作训股董参谋也都在鼓励我。按要求,我应在一号靶台,因刘大胡子是在二号靶台打的,于是,作训股特意把我调到二号靶台,还是用刘大胡子用的那支枪。一溜八个靶台,靶台之间,间隔两米左右。

由于肩负重任,我就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心情也是格外紧张。我趴在靶台上,据枪瞄准。由于心跳加剧,呼吸加快,我的身体起伏不定,眼盯缺口准星也是一跳一跳的。好不容易瞄准了,气又不够用了,我又松开扳机,喘了几口气。林副参谋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赵,别紧张!慢慢来。”好几个人都在一号靶台旁看着我,你说我能不紧张吗?我能放松下来吗?我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瞄向百米之处的半身胸环靶,慢慢扣动扳机。“砰”的一声,一号靶台的枪响了。随着枪声,我一紧张,手指不由自主一动,我的枪也响了。

之后,领导和战友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二号靶。我的眼睛盯着报靶竿,耳朵失聪,期待着奇迹的出现。挪动的报靶竿,始终没有停在环数的位置上,可能报靶的同志也在认真仔细寻找弹着点。又过了一会儿,就见报靶竿有意地在靶前划了好几个大零蛋。脱靶!这时,我的耳朵又突然恢复常态,左右两边激烈的枪声压过了大家的叹息声。我看没戏了,就连续放了四枪。三十七环,没及格。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开枪枪走火。

这就是我的三次枪走火缘由,我再次希望你们不要学我。要时刻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要保持一颗平稳的心态,还要学会放松自己,解脱自己。

三四  球队初恋

七五年九月球队解散后,我回到连队就投入到了秋收、深松、积肥改土的大会战。露宿风餐,饱尝严寒,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变迁,兵团的体制已不适应形势的发展。根据上级指示,兵团改为农场总局,师改为农管局,团改为农场。但平时仍然是兵团的叫法,一时改不过来。一九七六年五月,我团改称“迎春农场”。六月十八日,我作为连里的一员参加了团里的军事会操,并取得了优良成绩。

回到连队不久,我们又到十连参加篮、排球预赛。今年团里要求,凡是团队球员一律不准参加连队比赛,因此,我只能在赛区做些裁判和服务工作。眼看着连队没能像去年一样进入决赛,真是有劲使不上,爱莫能助。预赛结束后,我便留在团里做决赛的服务工作。最后,团汽车队(运输连)获得冠军,修配厂(修理连)也和我连一样,没能进入决赛,所以意见很大。最后团里决定,明年团队球员可以随本连队参加比赛。随后,我就留在团篮球队集训,准备参加管局(师里)的篮球赛。

今年我们球队宿舍,还是去年的老招待所宿舍。我们男队的6号调离和13号病退返城外,其余都在。只是女队新来了一名队员,也是哈市七十五中知青,一米七多的个头,健壮的身体,冲天两个小刷梳,衬托着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显得十分匀称。12号球衣,和我打一个位置,右前锋,绝对主力队员。

在团部前的两个球场上,男、女队各占一个球场训练。每天的训练十分枯燥乏味,运球过人,切入上篮,快攻配合,定点跳投,紧逼盯人,各种防守,反复训练。偶尔也去团直各连队练练战术配合,打打友谊赛。有时自己也三人一组打配合,谁赢谁下场,谁输谁继续打,这是惩罚性的训练。

一天下午,我正在场上练快攻上篮,忽听有人喊:“5号接球!”我拿着球还接什么球?很纳闷。过一会又听有人连喊5号,这时我才知道是女12号在喊女5号,原来是一场误会。还有一次,在练定点投篮,我已经连续投进五十多个了,还想多进几个创纪录。可就在我捡球时,无意之中发现了12号和5号也坐在看台上观看,特别是12号的异样眼神让我很不自在,球也进不去了。我毫无办法,也只好上一边凉快去了,还让教练批评了,很不划算。

从此以后,我就留意了12号,训练时也难免向女队的球场扫视几眼。特别是在食堂吃饭时,我也透过嘈杂的人群,偶尔偷偷斜视一下12号,可每次都能和她的目光不期而遇。但我的目光每次都被她的目光打得落花流水,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移视线,可心里却是怦怦乱跳。我这腼腆的目光哪能和她那灼热的目光相抗衡,我实在难为情。此后,我再也不敢随便把目光投向12号了,只能暗自调整了位置,用后背来抵挡那射过来的、我看不见的、似有似无的丘比特神箭。只能在训练场上的不经意之中,有意地看着远处的景色,顺便再把余光扫向女队场地,看一看12号在什么位置,我甚至怀疑我是在自作多情。

今年管局的首届篮球赛,十分有特点。边批“右倾翻案风”,边赛球,还要贯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方针,政治气候特别浓。赛前,两队要开赛前会,双方要互相交流思想,还要摆出自己球队的优缺点和长短处,然后才能上场比赛。而且,各队队员的特长也打印成册,每名队员人手一份,老队员谁都清楚谁,可新队员就不得而知了。真是知己知彼,就是不知是真是假。

七六年八月,首先在四十团预赛。四十团,是原铁道兵农垦局八五一一农场(完达山农场),在密山东三十公里的密山、虎林、宝清三县交界处的兴凯镇。她背靠巍巍屹立的完达山脉,是当今“完达山”乳品的发源地。

我们白天参加比赛,晚上在俱乐部演电影《欢腾的小凉河》,观看的人寥寥无几。我们也没去看电影,呆在招待所里闲聊。这时爸爸和四十团团长也来看望了我们球队,四十团王臣团长就是我们团的原参谋长。并且知道了兵团的撤消,爸爸这些现役军人也都在待命,等候分配。第二天,爸爸还和我们球队全体队员合了影。预赛结束,我团男、女队轻松进入决赛。(照片55

这次决赛是在管局的室内篮球场举行。于是,我就可以在家里住了。决赛期间,我还把部分队员带到二一六厂后面的庄稼地头,打了一阵手枪。因地形条件不佳,为确保安全,半自动步枪成了摆设。又因二一六厂的靶场我们进不去,家里的这支半自动步枪,就连我都没放过一枪,实在是太可惜了。

管局(师部)在密山城西十几公里的连珠山镇,为方便师里和各团的交通与通信,铁路部门特意在此设了乘降所。师部警通连的战士都在这乘降所上下火车,把上级的命令和文件及时传达给各团,各团警通排的战士都按时等在各自的火车站台上接收文件。有时还像铁路员工传达紧急指示一样,用一个带皮包的圈型专用器械,列车不停上下一抄也能同样完成任务。另外这里还有师直的招待所、水泥厂、乐器厂和二一六厂等等。

在家这几天,看到爸爸忧郁的神色,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爸爸还是天天去看赛球,为我们球队助威加油。我问妈妈关于爸爸的情况,妈妈说爸爸可能要转业,所以才这样。原来爸爸回想起自己舍生忘死,南征北战三十多年,眼看就要脱下军装,心理很不平衡。一生中,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坎坷、误会、错怪和批判,以及种种的不公正待遇,都没有动摇他的信念。想到这些,爸爸再次落泪了(第一次是得知我奶奶去世时)。这时正赶上反击“右倾翻案风”,每当和老战友闲聊时,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和不应该,总是叫人不理解。爸爸不再像以前那样,多少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始终没让自己的“影子”再现。

在和四十三团的一场关键比赛中,打平后加时五分钟。为了赢得这场比赛,我们的教练就直接交待:“寻找机会,多给小赵球,掩护他投篮。”可能对手也是这样交待的:“不让5号拿到球!”于是,全场紧逼人盯人。这场五分钟的加时赛,变成了罚篮赛。

他们派出一名大个队员用双手夹着我,不让我接球。他不管球权在谁手,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我跑到哪他就夹到哪。我这个难堪,根本就摆脱不了。不管是前场、中场还是后场,只有我俩在较劲,场上变成了另外八个人的比赛。更有意思的是,队员们在前场罚篮,我俩还在后场打太极拳。直到观众们哄堂大笑,裁判一劲鸣笛,我俩才停拳收式,真是太投入了。就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感到好笑和不好意思,但我们还是领先三分赢得了这场比赛。这名队员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姓名和号码,这里就不做说明了,只告诉你,他和我同姓。

在密山机械厂场地的最后一场决赛中,是和师机械厂队,他们大部分是原师队的球员。赛前双方领队、教练和队长都开了会,而且还说不赢我们。比赛开始后,我们也一直领先,上半场打完休息时,双方教练还在一起有说有笑。所以下半场就打和平球,你队进一个球,我队也得二分,你来我往,就像表演赛一样,犯规也少,比分也在同时上升,我们毫无戒备。可就在最后几分钟内,对方一阵猛攻,等我们明白过来,为时已晚。我们上了鬼子的当,稀里糊涂输了这场比赛,与冠军痛失交臂。过后,我们一直埋怨教练阿连德,说他是叛徒特务,是不是让人收买了等等。女队在决赛中得了第五,今年我团男、女队的成绩和去年正好相反。

回团之后,球队没解散,准备在我团举行一场政府、林业局、粮库、兵一机和二十团(八五二农场)、二十一团(八五三农场)、五十八团(红旗岭农场)转运站参加的地区篮球邀请赛,定于九月十日上午开赛。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上午,天气晴好,作为东道主,我们都在做赛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下午,天空中虽然没有云彩,可却看不到太阳,气温也很低。四点左右,我们全体队员正在团部球场画场地。这时,广播喇叭里传来了举世震惊的噩耗,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了!我们大家顿时惊呆了,停止了手里的工作,坐在原地收听广播,女队队长当时就失声痛哭。

于是,团里临时决定,取消赛事及一切娱乐活动。为了保证团部周边地区的良好环境和秩序,维护和稳定社会治安,团篮球队立即发放武器,二十四小时值班。每班四人,两男两女,两班两组,昼夜巡逻。同时还要在三个电视放映点执勤和维持秩序,以便让人们能够及时收看到北京中共中央悼念毛主席逝世的实况转播。由于当时的电视转播、收视条件有限,屋里温度又高,电视图像很不稳定,有的连队从进去到出来,还没有看到完整的画面。

也不知是谁编的班,也不知是有缘还是有意。我们班的四人是男5号和6号,就是我和队长,队长高官(高官民、鸡西知青)是车队驾驶员,女队员是9号和12号。我们是夜班,在俱乐部西侧的新招待所有一个房间,是我们的临时休息室和交接班地点,天亮交班后便回到老招待所宿舍休息。我们一起值班,一起巡逻,还一起跟队长到车队的菜地里偷摘过西红柿吃。

九月十八日,长顺从连队来到球队,特意给我背来了小半麻袋西瓜。追悼会过后,他就返回连队了。

晚上,我们巡逻回来,已是十点多了,我们在新招待所的值班房间里休息。由于白天参加毛主席追悼大会,没睡多少觉,队长和9号已经各自躺在靠窗户的床上睡着,我们俩分别坐在对面挨门的床上。她靠在东墙上,左右脚交叉,双手合十夹在膝盖之间,好像有点冷。我靠着西墙,低着头把手中半自动步枪的保险,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我几次紧张地抬起头来,要把想好的话说出来,可一碰到她的目光立即就忘了词,只是相对一笑。这时她说:“你睡一会儿吧,”脸上带着微笑。我忙说:“你睡吧,我不困。”说完又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在激烈地跳动,双手仍旧在摆弄着枪的保险。她接着说:“我也不困。”

后来,也不知怎么开的头,我们就谈起了对当前形势的看法以及每每事事的见解和态度,都是那么的相同和默契。还谈到了某人和某某正在搞对象,某某人怎么差劲等等,虽是背后犯了点自由主义,但我们谈得很是开心,很是投缘。不知不觉,时间到了后半夜一点,又该去巡逻了。这时她说:“咱出去吧?”眼里含着神秘。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内心极为矛盾,就用征求和试探的话语说:“用不用叫他们?”她迟疑了好一会,眼里又带着冷漠,突然站起来,对队长的脚狠狠踢了一脚,大声说道:“起来吧!到点了!”令我非常震惊。(照片56

于是我们又一起出去巡逻。在路上,我的内心只是一个悔,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我们俩谁也没有吱声,只是默默地跟在队长后面,肩背步枪,迈着沉重的步履,在团直的各个单位和住宅区巡逻了两遍。回来时,已经天亮了。交班后,我的心情很不好受,还是一个悔,连饭也没吃,上铺就睡觉了。

一觉醒来,天已过午。一翻身,就看见枕旁右侧放着一包糕点,不知是谁放这的,我没敢动。别的队员回来时便逗我说:“你真好,还有拉非克(朋友)给送吃的,我们先尝尝。”我没说什么,继续想着昨晚的事,和悔较上了劲。他们不一会儿就品尝没了,我也没吃着,也根本就不知到底是啥。我眯眼装睡,心里在想:能是她送的吗?难道又是我自作多情?至今仍是个谜。从此以后,我每当见到她时,总是回避她那双火辣辣的大眼睛,但心里总是希望能够天天看到她那双深邃莫测的大眼睛。

这样,我们球队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十.一”过后,各回各连队继续修理地球。虽昙花一现,但毕竟是我的初恋。

三五  武装集训

在七四年的七月份,为适应战备形势,把原解散的值班营在生产连队重新成立,改称武装营。我连是一个排,隶属武装三连。为此,连里委派副连长奚中其、排长杨宗颐(上海知青、143车驾驶员)和我,到团作训股参加军事训练,历时一十五天。

这些天,我们从基础常识开始,到射击、投弹,以及连、排的进攻防守,都进行了演练。还到前指五林洞和珍宝岛看了地形,看了我们的防区。四平山、224.1181、大、小无名高地五个山头的阵地和山洞工事都看得非常仔细,并熟悉了自己的防御阵地和工事,以及各连和营部指挥所的位置,还有与三十五团(庆丰农场)的结合部长缨桥,前指方向的结合部我已记不清楚了。(照片57.58

在四平山顶上,杨排长在一棵腐朽的老面包树(椴树)上看见了蘑菇,我和副连长帮忙采,一会儿就采满了一种子袋。在大无名高地上,一名排长还采到了一个挎包大的猴头,老值班营有经验的干部马上在周围找,猴头一般是对称长着。终于有人看见了,在一棵腿肚粗的树尖上还有一个,树太细上不去,用枪打,边境一公里以内不准放枪,毫无办法,我们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它,向山下走去。

回到团部,我们唱着:“走向打靶场,高唱打靶歌,豪情壮志震山河。子弹是战士的铁拳头,钢枪是战士的粗胳膊……”来到后山靶场,又进行了实弹考核。

手榴弹实弹投掷,投掷者都是在掩体里往山下扔,然后趴在掩体边看着手榴弹在地上蹦了几下就爆炸了,弹片嗖嗖直飞,在山上看的其他同志也都躲在树后。唯有机炮连的一位排长(哈市知青)仍盘腿坐在地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没事,根本崩不到这里。”话音还没落,自己就手捂眼睛站了起来。大家近前一看,上眼皮出了点血,一个比小米粒还小的焦炭状弹片沾在出血点上,再往下一公分事就大了。真是投实弹,危险无处不在!

夜间射击都比较好,只要瞄准好,击发稳,都是九、十环。特别是报靶,曳光弹打在靶挡上哧哧冒火,就像电焊一样,照亮靶壕。打飞的跳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亮线,就像节日的礼花,流光溢彩。所以,我一直都在报靶,都在欣赏着这条靓丽的风景线。

连队每年两次的军训,都是利用大田播种完毕还没中耕时的空档,还有春节前后的空闲时间,但大部分都是在春节前后集训。

七六年春,为了加强连队的军事素质,迎接团里每年一度的军事会操,连里研究决定在此空闲期间,抓紧时间训练,以提高连队的军事素质和训练成绩。往年参加团里军事会操,连里都是挑枪法准的战士拿好枪去,但今年团里从实战出发,要求参加者必须是注册的建制班人员和枪号,不许弄虚作假。

为此,经团作训股批准,由王副官组织实施,把连队的所有武器装备重新校验一下。于是,连里播完大豆,王副官和奚副连长带领杨排长和我开始了校枪。

连部前的九号地,地势平坦,今年播的正好是大豆,还没出苗。南面是十号地和小南山,和十号地交界是一条排水沟,正好是报靶的天然靶壕。在离靶壕一百米处稍加修整,培上点土,就是很好的, 靶台。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人和文书就把连队的两挺转盘轻机枪,八枝折叠冲锋枪,还有二十来枝7.62步骑枪以及必要的工具分批带到临时校枪场。

我主动要求去报靶。排水沟里,机务排的宝贝(大棉袄)铺在地上,我坐在上面,仰头靠在沟壁上,手拿报靶竿,一次次地指示着环数和弹着点。百分之九十的枪支打一两枪就过关了,还有几支枪略一调整也完好如初。一挺机枪把准星都快拧掉了,还是高,最后只好把标尺锉下去了不少,才恢复常态。同样,报靶竿的小牌牌上,不知啥时也被枪弹穿了几个眼。

最后,只剩一挺机枪不退壳、没连发和一枝步骑枪不着靶。于是,王副官叫排长去报靶,让我打几枪,我首先用步骑枪打了三枪,排长的报靶竿在画圈,根本没着靶。王副官对我说:“小赵,你看看,步枪打不着,机枪也不退壳。”正说着,王国义副指导员来了。

王副指是山东支边青年,没打过枪,他是想来过过枪瘾。王副官在这枝步骑枪里压了五发子弹说:“王副指你来打两枪。”王副指也不客气地说:“我趴着打不得劲,我蹲着打。”说完就蹲着举枪瞄准靶子开了一枪。这枪一响不要紧,王副指一下坐到地上,枪也掉在地上。7.62步骑枪的后坐力相当大,我们看到这些就是一阵大笑。这时王副官说:“你这像拉屎似的,枪没砸着脚就不错了!赶紧趴着打吧。”王副指也知道了厉害,不得劲也得劲了,然后就趴在靶台又打了四枪。

我立即跑到靶前仔细察看,这时排长指着靶腿说:“你看,这有个眼。”我一看,靶右下半米多的腿上有个弹孔。我满怀希望对排长说:“我放两枪,你报一下!”我立即跑回到射击地点,瞄向靶子的左上角半米即靶腿弹孔的对称点,开了一枪。因着急,据枪姿势不佳,把我的右肩坐了一下,还很疼。我顾不得这些,急忙看着排长的报靶竿,右下八环。于是,我又穿上大棉袄,修正一下开枪,左上十环;又打一枪,右九环。我马上用锤子把准星座向右磕了磕,又根据步骑枪的百米十九公分弹道高,把准星用锉锉了还是旋入了三圈多,我记不清楚了。之后,我把枪交给王副官,他又打了三枪,正下八环。接着他把准星略微处理一下,又打两枪,都是十环。成功了!我又用扁铲把准星座固定好。后来我猜测,这个准星座一定是后配的,没经过校验。

我们真是太高兴了,这枝连里只有两枝铜箍护木的步骑枪完好归队,可是我的右肩贴上伤湿止痛膏,还疼了好几天。我至今还记得这枝步骑枪的枪号是4322,我的折叠冲锋枪枪号是486

王副官又对王副指说:“你为咱威虎山立了一大功,再奖励你打打机枪咋样?”说完,就在弹盘里压了十发子弹,咔喳一声,按入这挺故障机枪上,大栓一拉,哗啦一响,子弹就上了膛。然后把机枪架在靶台前,右手一伸:“王副指,请吧!”王副指双手抱拳连连作揖:“谢谢!谢谢!”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完又趴在地上瞄准,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没连发。

王副指抬头看着王副官,疑惑地说:“王副官你可别逗我?”有点莫名其妙。王副官笑着说:“还是你水平高,连发打出了个单响,比快慢机还好使,我们最次也得打三、四发点射。”王副指又把机枪往后拽了拽,贴紧肩膀继续扣扳机,没响。他又疑惑地看看我们,我也笑着对他说:“可能卡壳了吧?”王副指一拉枪栓,弹壳蹦了下来。接着又继续瞄准击发,还是单发。

这时我突然发现靶台上的土,被哧了起来,我上前一看,明白了。原来是枪腿上的活塞导管前有个气体调整阀漏气,以至于不退壳。调整阀有冬夏之分,我马上把开关扳向夏位置,拉栓退壳上弹,然后叫王副指继续打。王副指好像还没瞄准好,就听“哗”的一个连发,把王副指自己吓了一跳,嘴里还说:“好、好,真过瘾!”说着又扣了一下扳机,“哒、哒”两声,原来刚才一下子打出了六发子弹。

这样,我们用半天时间,消耗一百多发的子弹,把全连的武器装备调整到临战状态,终于尘埃落定。可是,十号地的小麦却出现了一条浅黄的沟,和绿色的麦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天后,又逐渐恢复了原貌。

 

《爸爸和我》连载之十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 50字符以内
内容 * 500字符以内
   
农垦日报红兴隆信息港中国友谊荒友家园上海知青华夏知青北京知青网建字106
贾宏图的博客哈尔滨知青团查哈阳知青网父辈的旗帜吕玥的博客陕西知青联盟吕永岩的博客宁波知青网
浙江知青网泉州知青网牛耕的博客许记者的博客859e家园中国农垦信息网红光知青网建字103
凤城大梨树
  注册邮箱:hljbt618@163.com  注册号:京ICP备08010947号  技术支持:互联信通 流量查看